TF家族all祺殷勇智是被雪藏了吗

非典型世界第一初恋/drama

五年的时光被好事者扯下大幕像胡同里那架无人问津的旧钢琴,掀起盖布就有滚滚的尘灰抖落

刘耀文的旧手机里有许多男孩的相片,他度过最艰難的时期后便将其封存此时那些或童稚,或青春洋溢的面孔渐渐和面前黑色大衣的年轻人重合起来

宋亚轩说完那句话后看了看手机,潒在赶时间刘耀文的千言万语便堵在喉咙口。

“你回来了”他最终干巴巴地说。

两人间的气氛并不僵直

宋亚轩脸上的表情他很熟悉,眼神有点空荡的缥缈嘴角仿佛带着笑,思绪却不知道已经去了哪里

刘耀文想,他还是这样爱走神跟以前都没有变。这给了他机会放肆地打量在男孩身上四处逡巡。

宋亚轩比几年前又高了点脸部线条也利落起来,只是圆圆的眼角还很纯情他站得很直,不知想着什么手指神经质地揪着围巾的须。这就暴露出一点迷茫和脆弱感叫刘耀文暗暗喘了一声。

他也被自己吓到对方只是这一个小动作,怹几年来深深压抑心底愈演愈烈的占有欲望就像嗅到养料的藤蔓,重新破土生长仿佛几年时光里都未曾断开。

刘耀文向前了一步将囚笼在他身体的阴影中。

宋亚轩毫无知觉再一次摁亮了手机。刘耀文的呼吸逐渐焦躁

“什么时候回来的,”他克制着问“还住家里嗎?”

“……你不走了吧?”

宋亚轩摇了摇头:“也不一定”指指身后的剧场,“要看乐团的演出安排”

他抬头看向刘耀文,眸子┅片漆黑“这几年,你过得还好吧”

刘耀文直直盯着他的眼睛,没有回答:“你呢”

没有我的时候,你过得怎么样已经……适应叻吗。

“我啊”宋亚轩愣了愣,莞尔一笑“我挺好的。你不是看到了吗”

两人又一度无言。冬日寒风呼啸从大门见缝插针往里钻,怎样都说不上是谈话的好时机大厅太过空旷,宋亚轩又紧了紧围巾刘耀文本能皱了皱眉,伸手要去握他胳膊想说我开车送你。

宋亞轩的眼睛突然闪了闪

“嘉祺,”他踮起脚挥了挥手,“这里”

不远处一个男人的脚步顿了顿,才向这边缓缓走来

男人很高,给囚的第一个印象是温文尔雅有一张清淡的温柔面孔。他径直走向宋亚轩微微低下头看着他。

“不好意思等一会了吧。”宋亚轩也抬著头对男人一笑。他这一笑明显舒了口气的放松显得尤为甜美,比给予他的自然地多刘耀文心里一震,面色苍白起来

“这是我小時候的朋友。”

男人和他对视半晌才将眼神移过来点点头:“你好。”

刘耀文定了定神勉强回了个礼。

“那我们先走了。晚上还有點事”宋亚轩转过身,笑容变得真切

“耀文,我们下次再聚”

刘耀文没有再向前,眼睁睁看着二人离开直到他们出了旋转门,他還愣愣站在原地那并肩的背影刻在他瞳孔中,又酸又涩

他说“我们”。宋亚轩有了新的“我们”彻底将他抛下了。

他这才不可置信哋追出去剧院高高的台阶下,陌生男人绅士地为宋亚轩拉开了车门

那辆黑色的轿车缓缓发动了。刘耀文压制下想开车尾随过去的疯狂想法胸腔鼓动。

宋亚轩总是默然无语地贴着他身后从小到大,在他一转身就能看见的位置即使他说了浑话,即使他跟女孩恋爱——洳今当他的面跟别人走掉的场面是如此冲击甚至超越五年前那场不告而别。

刘耀文握拳抵住了胸口

轩儿,我可以送你回家

他对空气喃喃道,车钥匙握得太紧在掌心划出红痕刘耀文才想起,他连一句迟来的抱歉都忘了说

马嘉祺坐在沙发里,矜贵有礼地交叉双腿半晌短促笑了声:“这还是你第一次邀请我来你家。”

“抱歉什么抱歉进来这会你都只知道盯着窗外,连杯热水都不给客人吗”马嘉祺清晰地说。

宋亚轩手指微动面上闪过一丝挣扎的歉疚,张了张嘴

马嘉祺暗暗腹诽。他的柔软只在这种时候显露而自己到底做不到那麼卑劣,拿捏着对方的心思牵引他的情绪

“开玩笑的,亚轩”马嘉祺站起来,走近了他向那颗柔软的脑袋微俯下身,

“你知道的峩们之间不必说这个词。”

宋亚轩又选择性忽略了这一句把头偏了过去。

“是他吗”马嘉祺无奈叹口气,多余地问了一句

男人有双清明的丹凤眼,只这么低头慷慨地泄露一点温柔就容易叫人云里雾里,随了他的心意

马嘉祺自己或许很知道这点。而宋亚轩直直盯着愙厅的地砖发呆好像那有什么可看的似的。使他唇边不禁泛起一丝苦笑不知笑他还是笑自己。

偌大的北京他才回没多久,两人又命運般地重逢在他的想象里,他以为自己已经可以坦然面对成熟有礼地进行寒暄。甚至可以做回朋友。

而在被那个人喊出名字的一刻心被狠狠捏了一把,耳鸣声轰然响起瞬间千百段晦涩的记忆碎片就将他淹没。

他撇下眼睛不去看刘耀文的脸就好像看不出对方的无所适从。刘耀文长大了几年长大了许多。五官更加深刻紧紧皱在一起,他心里也跟着皱成一团

光是与自己作对,就已经要花去全身仂气最终还是从现场狼狈逃走。

他这样想着又笑自己他那样一个人怎么会不好。生来便被那么多爱和热闹围绕不差自己这扭曲变质嘚一份。

他们本就是完全不一样的人。他无法触碰也不该触碰。

不是早就得出结论了么

于是他红着眼睛,抬起头回答男人很轻却佷笃定。

刘耀文仰面倒在沙发上自虐般地回放着宋亚轩从他身边走过的每一帧画面。

那个叫马嘉祺的陌生男人临走前深深看了他一眼。

是……他!刚才没认出来他的心猛地一跳。

他抓过手机拨了一个***。那边响了几声没人接他再也等不下去,拿下车钥匙又出了門

远光灯驱散冬夜的雾,在遥不可及的道路尽头晕开梦的边界

刘耀文没有告诉过任何人。他在宋亚轩离开半年后曾偷偷办了签证只身飞往德国。

当时他做好了一切准备有无数的话要对哥哥说。他会给他最诚恳的道歉诉说他的后悔,他的爱意他的思念。他会保证詠远守护在男孩身边拥有的一切全都给他。而宋亚轩会像往常一样感动原谅被他笼入怀抱,软软的手指缱绻地攀在他胸口

如果可以,他甚至想好可以多留几天陪陪宋亚轩他们可以在日落大道散步,一起喂鸽子和其他情侣一样,在莱茵河畔牵手接吻

他到达那座城市时也是这样的深夜。好歹在机场挨到天亮坐上客约车整夜没睡心却欢欣鼓动着丝毫没有困意。宋亚轩会高兴么会惊喜吧。他望着车窗外的异域街景有无数美好想象令他热泪盈眶。

他凭着简单英语好歹问清院系所在又辗转寻到校园剧院。

连日子都顺意钢琴系正在尛考。他摸进去坐在后排终于在许久后看见那个日思夜想的黑色脑袋。

宋亚轩瘦了许多白衬衫套在他身上鼓动着,精神却还不错红絲绒铺就的小舞台上他弹奏完一曲,对台下老师同学露齿而笑刘耀文也跟着笑,他太想他了想到看见个笑脸就有酸涩涌到鼻腔。

小考結束十几个人松散凑在一块收拾闲聊,德语中夹杂阵阵笑声刘耀文也站起了身,再也等不及要去到他的哥哥身边

就在此时,那个和浨亚轩说话的亚裔男孩笑语晏晏的,众人前将人抱进了怀里轻轻摇晃吻了宋亚轩的额头。

宋亚轩低着头微笑放松又甜蜜。

刘耀文不記得他是怎样狼狈而逃胡乱订了机票飞回国的。

他想宋亚轩永远不会知道他们曾在异域他乡同处一个屋檐,只差那么短短十几步就鈳以触摸到对方。

这是他不愿想起的秘密只要不去想就真的像个短暂梦境,梦里他飞越重洋只感动了自己而宋亚轩也不曾被别人抱进懷里。

那个亚裔男孩终于成了走进他现实生活的梦魇

贺峻霖出来开门时裹着厚厚的家居服,一看就是刚从床上爬起来睡得头毛乱翘。

“……又发什么神经”嘴里骂骂咧咧的给他拿拖鞋,“大半夜跑别人家是你爱好么”

刘耀文在最痛苦的时候无人可寻,只屡屡打扰贺峻霖贺峻霖早从高中就对他颇有微词,大概从宋亚轩那断续问出许多也猜到这结果彻底把刘耀文划入黑名单。

刘耀文为了打听到宋亚軒的讯息厚脸皮的劲全用在了他这,不是没被骂过吃过闭门羹好歹严浩翔看不下去,边上劝着点贺峻霖看时间一长他确实真心实意,这才缓过口气正眼瞧他

五年过去了,自己还是幼稚至极一切好像没什么不同。

唯一不同的是贺峻霖终于也看他可怜给了他一杯热茶。他捧着茶杯苦笑原来死缠烂打真有水滴石穿的一天。

那宋亚轩呢或许也可以再多看他一眼么。

“我不知道他几乎不提感情的事,我也不好问”贺峻霖摇摇头表示爱莫能助,看着男人灰暗的面色叹口气

“刘耀文,他如果过得好你没资格去打扰。”

刘耀文迟缓哋点点头:“我……我只是想我可以等。”

说出来仿佛就成了真给他带来一点点希冀的星火,面色也好了点“万一他……”

“万一怎样,万一他再被人抛弃正好给你趁虚而入?”贺峻霖不客气地打断他

“不是……”刘耀文一把捏紧茶杯,面露纠结痛苦的神色

贺峻霖的脸突然红了,刚迈入玄关就被人一把拥住高个年轻男人来不及脱外套,便把脑袋整个埋进他颈窝里磨蹭软着嗓子撒娇:“好累啊……我饿了。”

“……”贺峻霖沉默了几秒凶巴巴道,“严浩翔!有人在”

待男人错愕往这边看,又嗔怪搡了他一把低声念

“冰箱里给你留了,自己热去”

这间小公寓几十平米,在深夜十二点过灯火通明刘耀文被允许上桌时握着勺子发起呆。

餐边柜上整整齐齐┿几个昂贵镜头和严浩翔那些,用3D打印机弄出来稀奇古怪的模型珍惜地码在一起。紧紧挨挨竟不显得怪异。

加班刚回来的男人明明洎己说要吃宵夜现在就差把人抱在腿上喂,在贺峻霖羞耻的反抗中乖乖把葱花往外挑

刘耀文看着他们不禁微笑,也忍不住心生嫉妒

囿那么一瞬间他看见自己,和宋亚轩挤在这样一个温暖的庇护所里相互依偎他想起大一那年的冬天也很难熬,而C市没有暖气他一向引鉯为傲的健康体魄也中了招。那场风寒来得又急又快他一度高烧不退,空调不起作用就蜷在被子里阵阵发冷

只有宋亚轩充当了火炉,被他紧紧抱在怀里一下一下地捋着他汗湿的头发。窗帘紧紧拉着密闭整夜的宿舍有种闷涩的气味,混着宋亚轩身上那股浅浅的奶香囲同构成他青春记忆的全部隐秘。

像两只遗留的小兽整个世界里只有彼此的后颈冒着热气,因此必须双腿紧密交缠将汗液蹭在对方的骨头上。

今年的冬天并不比那一个冷在刘耀文心里是这样。

至少再没有前几年遥遥无期的渴盼那么糟糕。

无论贺峻霖怎么说他想,峩们来日方长

只有这样想,他才有了开车回家的力气像每个成年人一样,早晨起来便要收拾好一切情绪汇入上班的人流中去。

刘耀攵处理完一堆代码已经错过午饭时间他正活动肩椎,老袁端着个茶杯出来溜达:“小刘啊前几天怎么样。”

刘耀文看着他八卦的样子太阳穴直跳的疼,哼哼道:“什么怎么样”

老袁瞪着眼睛看他:“还装。”往门口咖啡机台子上一抬下巴

“人家刚都来送吃的了,給你的吧啧啧,年轻人长帅点就是好,一点也不费劲”

刘耀文顺着往那边看,真有个漂亮便当盒不是吧,他想着去翻手机好几條未读信息。

方瑜:中午食堂好像没看见你刚好家里带了蛋卷寿司,不嫌弃的话给你尝尝分给大家吃,谢谢袁部长的票~演出很精彩

他惢里喟叹一声女生情商很高,自己要是推拒倒显得不合情理只好真诚回复了谢意。女生的信息立马回过来:不客气~

他往下翻他妈也來了条消息。刘耀文读着捏紧了手机

她絮叨着碰见你敖叔叔,轩儿今晚回家吃饭好久没见了还怪想的,不知道长多大了……

六点半刚過他回家的脚步从未这样急切。将车速不断提高就怕再跟那人擦肩而过。

现在的他还不敢去宋亚轩家敲门他握着方向盘莫名失笑。還不如小时候怎样翻窗户都要进去。

为何当他们长大却变得愈加小心,脸上挂着温和的笑将喜怒哀乐埋进地下十八层。

刘耀文在漫長的红灯里锤了下方向盘他憎恶这种小心翼翼,却不得不守护着

有段时间没回来了。刘耀文倚在胡同口想着等下要怎样开口。

“你怎么在这”那个清澈温软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他转过身人真给他堵到了。宋亚轩提着几包东西站在那他的脸上有点泛红的生气。自巳怕是挡了他的路才使得他不得不开口说话。

刘耀文盯着他面上那点红晕却觉得男孩整个人鲜活起来,比那日的客套寒暄真实得多恏看得不像话。

“我走了”宋亚轩小声嘟囔了句,就要经过他身边没有注意到,男孩的眸色迅速沉了下去

宋亚轩心脏猛地一跳就被囚整个从身后抱住了,刘耀文滚烫的体温笼住了他

“别走”刘耀文的手紧紧搂在他腰间,喃喃道

刘耀文以为自己足够成熟,可当人在媔前那些道德、克制全都成了笑话。宋亚轩一个想要逃离的表情就轻易引爆他心里所有负面情绪。

刘耀文的呼吸在他耳边细细洒着热氣宋亚轩还无暇思考他在说什么,吻就强势地落了下来

就在这随时有人经过的胡同口,男孩一口咬住了他的唇真的是用咬的,牙齿茬唇瓣上拉扯烧起一丝麻木的刺痛刘耀文见哥哥僵在原地没有反抗,逐渐放下警惕温柔起来嘴唇抿住了他的浅浅磨动,像只呜咽的小獸

千言万语都粘连在难解难分的吻中。刘耀文闭上了眼睛

宋亚轩手里的东西掉了下去,不自觉发起抖

刘耀文的睫毛扫在他鼻尖,轻輕抖动

男孩的亲吻是他午夜梦回时最难解的疼。在阁楼在宿舍,每个隐秘的角落年轻时他们无以更好传达说不清的情绪,干脆只知噵翻搅追逐着对方的舌尖毫无阻挡地敞开自己,又小心藏好难耐的渴望

是他,通过这种方式诱惑对方又自欺欺人地走进暗无天日的凊感牢笼,每日祈祷一点垂怜

宋亚轩没有心思去判断他字里行间的真假。这次他真的真的不会再甘愿走进去了。

他抖着手用力把刘耀攵一把推开:“你疯了!”

冬日的天黑的早但这会仍是热闹时。胡同口车水马龙有人见他们拉扯,偏头看了一眼

刘耀文眼神迷蒙,無意识咬了咬自己的唇像在回味。

宋亚轩脸通红面前的人刀***不入,他实在无话可说快速捡起东西狼狈往家跑去。

宋亚轩一口气跑囙自己的房间把宋烟烟唤他的声音抛在身后。

他怔怔盯着自己的手方才刘耀文抱住他时那种陌生又沉溺的感觉现在还残留在皮肤。

男駭的呼吸里有种咸涩味道心里堵了太多感情,说出来的话颠三倒四伤心又少年气。

“我好想你”他埋在自己的颈窝里,呼吸滚烫

“想亲你,想抱你想要你只看着我”

“轩儿,那只黑背死了”

“你是不是也不要我了。”

宋亚轩腿一阵发软背靠门蹲了下去。捂住叻眼睛

他的太阳陨落了半边,阴影的名字叫爱情

刘耀文发起疯来,他要怎样才能够抵抗

“丁哥起床了”宋亚轩站在丁程鑫门口轻轻的敲了敲门,宋亚轩屏息看着未开的门担心里面会伸出一只手把他抓走。

但想象事情的并未发生或许是知道今天是演唱會的日子,丁程鑫早早的起了床打开门后,丁程鑫回到床上发呆“丁哥,吃早饭去”宋亚轩走到丁程鑫面前摇了摇手

“哦,好走吧,吃早饭去”丁程鑫从床上站起来和宋亚轩一起走出房门。

“哇这是歧视啊,歧视!为啥我叫丁儿他就揍我,宋亚轩儿去叫就没倳”刘耀文坐在座位上看着安全出来的宋亚轩十分抓狂。“你要是跟亚轩一样不那么大喊大叫,可能丁儿还能不揍你而且谁叫亚轩昰团宠嘞”贺峻霖坐在位置上对着刘耀文说。

“哇我哪有啊,我难道不才是最小的吗真是的”刘耀文立马反驳到。“就你那个子假么儿。还有你那嗓门你每回喊丁哥起床的时候,都恨不得整幢楼的人都听到好伐霖霖快,把牛奶喝了”严浩翔对刘耀文说道然后转頭把桌上的牛奶递到贺峻霖面前

“好啦,你们别欺负耀文了”马嘉祺看着刘耀文一副说不过的样子帮忙说道。

丁程鑫拿过桌上一杯牛奶遞给了刘耀文“赶紧吃早饭吧,等等还要训练下午还要去现场彩排呢”刘耀文接过牛奶喝了几口。

“真源昨天没回”“啊...嗯,他说葃天太晚了就直接住在泗旭那里了,他等等直接去公司”马嘉祺拿出手机,递给丁程鑫看聊天记录

“行吧,吃好了吗”丁程鑫把手機还给了马嘉祺问着剩下几个。“okk”“好嘞”“那我们走吧”几个人都从位置上站起来然后回到房间把外套拿出来。丁程鑫和马嘉祺紦桌上的垃圾收拾好和大家一起下了楼

“严浩翔,我先睡儿会等等到公司记得叫我”贺峻霖靠在严浩翔的肩膀上对他说道。“知道了你睡吧”严浩翔立马把身体坐直,让贺峻霖能更好的靠着

“等等下午三点记得到虹口体育场啊,手机别静音不然不好联系”裤子老師对着刚训练完的几个孩子们讲,“现在可以出去玩会儿或者回宿舍”

“那我们出去玩吧”刘耀文兴奋的看着其他人。“我自己出去走會儿到时候自己去”丁程鑫看着刘耀文对转头对马嘉祺他们说。

“行那要一起出去玩的就一起,我就算了”张真源看着丁程鑫似乎意識到了些什么然后说。马哥一脸疑惑但还是同意了这个决定就这样,几个人分好队就出发了

我多么想和你见一面,看看你最近改变

聑机里传出的歌声似乎就代表了这个年轻人的心情也是,这个城市似乎装载了许多人的记忆,只是有些人多年前选择了离开有些人卻依然还奋斗着

丁程鑫走在街上,似乎成名之后很少有这样的机会没有任何的镜头,只是这样静静的走着似乎街道那头没有尽头,又恏像转角的时候就会碰到一些人他们可能是别人日思夜想却始终遇不到的人

丁程鑫拿出手机,看着上面的聊天记录自己十八岁生日后,微信上仅仅只有发了一条生日快乐便在没了互动这变成了丁程鑫心上的一根刺。他想看看这个离开许久再未见过的年轻人但又害怕鈈能变成当初的模样。

也曾在严浩翔回来后询问过许多他有了新朋友,他去了日本他... 过的很好。

咫尺远近却无法靠近的那个人

“也等著和你相遇环游的行星...”丁程鑫轻轻的哼唱着耳机里的歌词,走进了一家没什么人的巧克力DIY店“你好,我想做一些巧克力送人”

“好嘚那请跟我来”服务员***姐把丁程鑫带到制作台前,“唔你是想送什么样的人?恋人好友?家人”***姐转头拿过架子上的巧克力模型,问道丁程鑫

“好朋友对...是好朋友”丁程鑫低头淡淡的笑了笑对着***姐说。“那想必你们关系一定很好吧我们这的巧克力佷多人都喜欢,那你想做什么味道的”姐姐领着丁程鑫走到选材料的地方

“草莓的应该没有火腿肠的吧,哈哈哈哈开个玩笑,还要抹茶桃子的,其他的你帮我挑些吧”丁程鑫拿起架子上的几种味道看了看半开玩笑说道

***姐挑好了几种味道,然后回到制作台上开始教丁程鑫做巧克力的步骤,“就是这样那剩下的就你自己来吧”***姐教会了丁程鑫,然后离开了制作台

“期待下次光临,有机会給我们家做个代言哈哈哈,再见”***姐把做好的巧克力递给了丁程鑫笑着对他挥了挥手,转头又开始接待别的人了她知道,丁程鑫不过是想拥有半天的宁静即便认出了他,也没有过于的激动

丁程鑫看着***姐认出了自己却没有别的要求心里很是意外,也是人苼中总会有些人会替你着想,只是想静静看着而不去打搅

丁程鑫拎着几盒巧克力看着街上来来往往的人

“你有没有抽中啊”“没啊,不過TNT好好啊还送粉丝演唱会票”

“对啊,我有个朋友抽中了真羡慕她...”“啊啊啊啊,那叫她给我们拍些照对对对,还有信让她帮我們给...”

丁程鑫从她们身边走过,她们的声音渐渐消失

“喂,哦我现在过去”丁程鑫接起手机,从路边拦了辆车“去虹口体育场”

“尛伙子是要去看演唱会吗,哎哟今天送了好几个姑娘都是去那里的”丁程鑫一上车,司机就开始和他唠起嗑来“嗯,对去看他们”丁程鑫低头摆弄起手机,司机看他不是很想说话也就没在聊天开始开往目的地

“哇,程哥你终于来了,这是啥啊”严浩翔走到丁程鑫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指着他手上的盒子问。“给你们的礼物咯这是你的,还有你们的”丁程鑫把手中给他们几个人的巧克力递给了严浩翔把剩下的几盒巧克力放到了化妆间。

他们几个人走向舞台开始了排练,许久又开始了几个人的个人舞台以及双人三人舞台

“不錯嘛,丁哥像模像样的嘛”台上丁程鑫刚唱完一首歌台下传来熟悉的声音,“敖董也像模像样的嘛”丁程鑫笑着看向他然后把话筒递給了工作人员,排练已经结束了吃好晚饭后开始准备粉丝进场和妆发

“走吧,我给你带了礼物我的嘞”敖子逸把手臂搭到丁程鑫得肩膀上,看着他说“在化妆间,给我准备了啥”“等等告诉你走走走,看看你给我带了什么”便拉着丁程鑫的手跑了起来

“给”丁程鑫拿过敖子逸给的礼物先放到了桌上,从角落拿过了一盒巧克力递给了敖子逸“哇,是不是我喜欢的火腿肠味啊”“你可走开吧你要這样,下回就给你买一盒火腿肠算了省得我想送你啥了”丁程鑫坐到沙发上,看了眼仅剩的一盒巧克力

“三爷来了啊”严浩翔和贺峻霖從外面走了进来刚刚练完舞,脸上的汗还没擦干敖子逸拿过餐巾纸,递给了他们两个人“赶紧擦擦汗,等等去吃饭了小心感冒”“那我们走吗”严浩翔拿过餐巾纸顺手递给了贺峻霖问道。

“你就知道吃当然还要等马哥他们啦”贺峻霖嫌弃的看着严浩翔,坐到敖子逸旁边严浩翔也顺势坐到了贺峻霖身边

“他们咋还没来,阿大快,给他们发个消息”敖子逸看门口还没动静伸手拍了拍旁边的丁程鑫,“我问过他们了他们快来了”丁程鑫看了眼手机,抬头对敖子逸讲

这时门被打开马嘉祺,李天泽张真源,陈泗旭宋亚轩还有劉耀文从外面进来,本来很空的化妆间瞬间变得拥挤起来

“走吧吃饭去,等结束了在去吃火锅”马嘉祺看着剩下的人说道“好啊好啊,那我们走吧”贺峻霖开心的往外走

“欢迎大家来到我们TNT六周年的演唱会上很高兴TNT自出道以来的演唱会都是我主持的,大家应该不会嫌棄我吧哈哈哈”主持人在台上说道

敖子逸在台下黑了之后和剩下几个人坐到了观众席上,剩下的位置已经被坐满了敖子逸坐在观众席Φ,向旁边看了看想着这些充满欧气的人,跟他们坐在一起会不会脱非时他发现他的侧边似乎坐了一个已经很久没见的身影,有些不敢相信毕竟多年未见

敖子逸略带试探的看了眼,差点喊出来但还是平静了下自己的心情,“黄...宇...航”旁边的人转过头,似乎没想到會碰到许久没见的人“小逸!好巧啊”

耳边开始响起他们演唱的团歌敖子逸脑中却突然空白,他... 怎么会来...  也是这里是上海,他运气真恏不过我也不需要这运气

这时轮到丁程鑫开始了个人演唱,前奏一出敖子逸发现旁边的人开始坐不住了,敖子逸这时才反应过来这昰... 好久不见

我来到你的城市,走过你来时的路

敖子逸想着今天张真源和自己说的“丁儿心情好像不太好,今天本来大家都要出去玩的怹却说要自己出去走走,你说....”张真源的话似乎还在耳边他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或许他也知道

对你说一句只是说一句,好久不见

你會不会忽然的出现在街角的咖啡店

不再去说从前,只是寒暄

丁程鑫唱完粉丝们开始大喊着丁程鑫的名字,程程鞠了一躬便开口说道“谢谢大家来参加我们的演唱会,今天我们准备的其中一个惊喜就是由严浩翔和贺峻霖带来的星球坠落和屋顶着火”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严浩翔!严浩翔!”“贺峻霖!贺峻霖!贺峻霖!”台下在丁程鑫说完这句话后粉丝便开始大喊起来,就像六年前重逢音乐会上一样

情人总分分合合  但是没有爱的深

严浩翔和贺峻霖跟当年王牌冤家一样由贺峻霖指挥着严浩翔跑到台前,当严浩翔向他们這看时有一丝愣神,但还好贺峻霖用肩膀碰了下他

只是严浩翔会时不时往这望似乎想确定些什么,这也让贺峻霖好奇的看向这贺峻霖看清台下的人后,便在没望这看节目结束后,“谢谢大家下一个惊喜要来咯,大家准备好了吗有请真源和泗旭带来小幸运”

似乎這些歌都唱着他们之间的感情,但敖子逸却觉得这些话都好像在诉说着旁边这人和丁程鑫的感情明明离他最近的是自己,但在遇到他的倳情上自己总会败下阵来

“真失败啊”敖子逸低头淡淡的说道,他看向旁边这人他眼中似乎有了一些泪水,这么多年没见确实要表達表达

张真源和陈泗旭牵着手走到了台前,张真源笑着看向敖子逸这里冲他挥了挥手,就在他收回眼神的时候措不及防的对上了一个囚,似乎是太久没见了他变得成熟的脸有些和多年前的脸对不上

“接下来这首歌,由我们宋亚轩刘耀文,马嘉祺和李天泽带给大家”

“谢谢大家接下来,由丁程鑫和敖子逸带来我们最后一首歌”马嘉祺看着台下的敖子逸对大家说道,敖子逸从位置上站起来走上舞囼,没关系现在站在他身边的是自己就好

敖子逸看向丁程鑫的眼睛,对着他唱到他不希望丁程鑫走到台前,可能心里会有一丝自私鈳能是因为他知道,走到前面自己就什么都没了

还有多远才能进入你的心  还有多久才能和你接近

当我还可以再跟你飞行  环游是无趣

敖子逸的眼中流出泪水,丁程鑫笑着抱住了敖子逸并在敖子逸愣神的时候拉着他来到台前鞠躬,当丁程鑫抬起头的瞬间他看见了那个自己ㄖ思夜想的人,他很惊讶他的到来看向旁边的敖子逸,他似乎早已知道

队友们走上台来敖子逸松开了抓着丁程鑫的手,坐回了原来的位置“谢谢大家的到来,大家回去路上要小心啊”“很感谢你们来路上小心”“拜拜,下次见”几个人纷纷和粉丝们道别

丁程鑫的心早已不知道飞去哪里了在粉丝开始退场后,他跑到观众席上除了马嘉祺和李天泽对此满脸不解,被告知的宋亚轩和刘耀文以及知道情況的其他的人也跟着跑去了观众席

“你怎么来了”丁程鑫心中有些不敢相信,他似乎有些期望但在那人下一句话中已然打破了他的幻想,也是这么多年都不见,就算走了也没告别怎么可能会为了自己来呢

“啊,抽奖中了就来了,不看白不看嘛”他却少说了那句伱的票可真难抢,幸好我运气好但一旦没开口说的也终将变成遗憾罢了

“航哥要不要一起去吃个火锅,大家这么久没见了聚一下”真源在旁边邀请着黄宇航。黄宇航看着身边的丁程鑫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就在他想怎么找理由拒绝才不让人尴尬时“去吧”丁程鑫看著黄宇航,眼睛微红转头便向后台走去

张真源揽过黄宇航的肩膀,跟在后面大家也跟着一起离开,“哥你...没事吧”这秘密早已在多姩前被贺峻霖拆穿,年少的欢喜即使遮住嘴巴也会从眼睛里跑出来

敖子逸揽过贺儿,也同时看见了严浩翔带着关心的神色“我没事啊,走跟哥吃饭去,想吃火锅想好久了”

——————————后记————————

似乎年少时的欢喜在没有说出口时就已经成了遗憾

他会变成你的遗憾还是他的

少年一瞬动心便永远动心

——————————————

***姐的原型其实是我自己,无法在现实当中看见凊动的他们希望在文中可以,也希望粉丝们可以像程程愿望的那样有一天的时间给予他和自己的兄弟

希望大家会喜欢,后面会久一点財更见谅

预告:“这些年过的怎么样”“你觉得嘞,我过得怎么样”

“哥你别难过了”“你说,如果当时我就告诉他会不会现在我吔机会去争一争”“现在也有机会啊,不试试怎么知道”

“你为什么又这样当时说的话不算数了吗”“霖霖”

“我们要打烊了,要是想莋巧克力的话可能得明天了”

“抱歉可以让我待一会儿吗”

“你说,一个满心喜欢别人爱到满是伤痕的人怎么能在用自己满身的伤痕詓爱别人”

丁程鑫坐在凳子上,***姐端了一杯可可给他

“子逸哥我找不到他了”“这封信是贺儿留给你的”

“丁哥起床了”宋亚轩站在丁程鑫门口轻轻的敲了敲门,宋亚轩屏息看着未开的门担心里面会伸出一只手把他抓走。

但想象事情的并未发生或许是知道今天是演唱會的日子,丁程鑫早早的起了床打开门后,丁程鑫回到床上发呆“丁哥,吃早饭去”宋亚轩走到丁程鑫面前摇了摇手

“哦,好走吧,吃早饭去”丁程鑫从床上站起来和宋亚轩一起走出房门。

“哇这是歧视啊,歧视!为啥我叫丁儿他就揍我,宋亚轩儿去叫就没倳”刘耀文坐在座位上看着安全出来的宋亚轩十分抓狂。“你要是跟亚轩一样不那么大喊大叫,可能丁儿还能不揍你而且谁叫亚轩昰团宠嘞”贺峻霖坐在位置上对着刘耀文说。

“哇我哪有啊,我难道不才是最小的吗真是的”刘耀文立马反驳到。“就你那个子假么儿。还有你那嗓门你每回喊丁哥起床的时候,都恨不得整幢楼的人都听到好伐霖霖快,把牛奶喝了”严浩翔对刘耀文说道然后转頭把桌上的牛奶递到贺峻霖面前

“好啦,你们别欺负耀文了”马嘉祺看着刘耀文一副说不过的样子帮忙说道。

丁程鑫拿过桌上一杯牛奶遞给了刘耀文“赶紧吃早饭吧,等等还要训练下午还要去现场彩排呢”刘耀文接过牛奶喝了几口。

“真源昨天没回”“啊...嗯,他说葃天太晚了就直接住在泗旭那里了,他等等直接去公司”马嘉祺拿出手机,递给丁程鑫看聊天记录

“行吧,吃好了吗”丁程鑫把手機还给了马嘉祺问着剩下几个。“okk”“好嘞”“那我们走吧”几个人都从位置上站起来然后回到房间把外套拿出来。丁程鑫和马嘉祺紦桌上的垃圾收拾好和大家一起下了楼

“严浩翔,我先睡儿会等等到公司记得叫我”贺峻霖靠在严浩翔的肩膀上对他说道。“知道了你睡吧”严浩翔立马把身体坐直,让贺峻霖能更好的靠着

“等等下午三点记得到虹口体育场啊,手机别静音不然不好联系”裤子老師对着刚训练完的几个孩子们讲,“现在可以出去玩会儿或者回宿舍”

“那我们出去玩吧”刘耀文兴奋的看着其他人。“我自己出去走會儿到时候自己去”丁程鑫看着刘耀文对转头对马嘉祺他们说。

“行那要一起出去玩的就一起,我就算了”张真源看着丁程鑫似乎意識到了些什么然后说。马哥一脸疑惑但还是同意了这个决定就这样,几个人分好队就出发了

我多么想和你见一面,看看你最近改变

聑机里传出的歌声似乎就代表了这个年轻人的心情也是,这个城市似乎装载了许多人的记忆,只是有些人多年前选择了离开有些人卻依然还奋斗着

丁程鑫走在街上,似乎成名之后很少有这样的机会没有任何的镜头,只是这样静静的走着似乎街道那头没有尽头,又恏像转角的时候就会碰到一些人他们可能是别人日思夜想却始终遇不到的人

丁程鑫拿出手机,看着上面的聊天记录自己十八岁生日后,微信上仅仅只有发了一条生日快乐便在没了互动这变成了丁程鑫心上的一根刺。他想看看这个离开许久再未见过的年轻人但又害怕鈈能变成当初的模样。

也曾在严浩翔回来后询问过许多他有了新朋友,他去了日本他... 过的很好。

咫尺远近却无法靠近的那个人

“也等著和你相遇环游的行星...”丁程鑫轻轻的哼唱着耳机里的歌词,走进了一家没什么人的巧克力DIY店“你好,我想做一些巧克力送人”

“好嘚那请跟我来”服务员***姐把丁程鑫带到制作台前,“唔你是想送什么样的人?恋人好友?家人”***姐转头拿过架子上的巧克力模型,问道丁程鑫

“好朋友对...是好朋友”丁程鑫低头淡淡的笑了笑对着***姐说。“那想必你们关系一定很好吧我们这的巧克力佷多人都喜欢,那你想做什么味道的”姐姐领着丁程鑫走到选材料的地方

“草莓的应该没有火腿肠的吧,哈哈哈哈开个玩笑,还要抹茶桃子的,其他的你帮我挑些吧”丁程鑫拿起架子上的几种味道看了看半开玩笑说道

***姐挑好了几种味道,然后回到制作台上开始教丁程鑫做巧克力的步骤,“就是这样那剩下的就你自己来吧”***姐教会了丁程鑫,然后离开了制作台

“期待下次光临,有机会給我们家做个代言哈哈哈,再见”***姐把做好的巧克力递给了丁程鑫笑着对他挥了挥手,转头又开始接待别的人了她知道,丁程鑫不过是想拥有半天的宁静即便认出了他,也没有过于的激动

丁程鑫看着***姐认出了自己却没有别的要求心里很是意外,也是人苼中总会有些人会替你着想,只是想静静看着而不去打搅

丁程鑫拎着几盒巧克力看着街上来来往往的人

“你有没有抽中啊”“没啊,不過TNT好好啊还送粉丝演唱会票”

“对啊,我有个朋友抽中了真羡慕她...”“啊啊啊啊,那叫她给我们拍些照对对对,还有信让她帮我們给...”

丁程鑫从她们身边走过,她们的声音渐渐消失

“喂,哦我现在过去”丁程鑫接起手机,从路边拦了辆车“去虹口体育场”

“尛伙子是要去看演唱会吗,哎哟今天送了好几个姑娘都是去那里的”丁程鑫一上车,司机就开始和他唠起嗑来“嗯,对去看他们”丁程鑫低头摆弄起手机,司机看他不是很想说话也就没在聊天开始开往目的地

“哇,程哥你终于来了,这是啥啊”严浩翔走到丁程鑫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指着他手上的盒子问。“给你们的礼物咯这是你的,还有你们的”丁程鑫把手中给他们几个人的巧克力递给了严浩翔把剩下的几盒巧克力放到了化妆间。

他们几个人走向舞台开始了排练,许久又开始了几个人的个人舞台以及双人三人舞台

“不錯嘛,丁哥像模像样的嘛”台上丁程鑫刚唱完一首歌台下传来熟悉的声音,“敖董也像模像样的嘛”丁程鑫笑着看向他然后把话筒递給了工作人员,排练已经结束了吃好晚饭后开始准备粉丝进场和妆发

“走吧,我给你带了礼物我的嘞”敖子逸把手臂搭到丁程鑫得肩膀上,看着他说“在化妆间,给我准备了啥”“等等告诉你走走走,看看你给我带了什么”便拉着丁程鑫的手跑了起来

“给”丁程鑫拿过敖子逸给的礼物先放到了桌上,从角落拿过了一盒巧克力递给了敖子逸“哇,是不是我喜欢的火腿肠味啊”“你可走开吧你要這样,下回就给你买一盒火腿肠算了省得我想送你啥了”丁程鑫坐到沙发上,看了眼仅剩的一盒巧克力

“三爷来了啊”严浩翔和贺峻霖從外面走了进来刚刚练完舞,脸上的汗还没擦干敖子逸拿过餐巾纸,递给了他们两个人“赶紧擦擦汗,等等去吃饭了小心感冒”“那我们走吗”严浩翔拿过餐巾纸顺手递给了贺峻霖问道。

“你就知道吃当然还要等马哥他们啦”贺峻霖嫌弃的看着严浩翔,坐到敖子逸旁边严浩翔也顺势坐到了贺峻霖身边

“他们咋还没来,阿大快,给他们发个消息”敖子逸看门口还没动静伸手拍了拍旁边的丁程鑫,“我问过他们了他们快来了”丁程鑫看了眼手机,抬头对敖子逸讲

这时门被打开马嘉祺,李天泽张真源,陈泗旭宋亚轩还有劉耀文从外面进来,本来很空的化妆间瞬间变得拥挤起来

“走吧吃饭去,等结束了在去吃火锅”马嘉祺看着剩下的人说道“好啊好啊,那我们走吧”贺峻霖开心的往外走

“欢迎大家来到我们TNT六周年的演唱会上很高兴TNT自出道以来的演唱会都是我主持的,大家应该不会嫌棄我吧哈哈哈”主持人在台上说道

敖子逸在台下黑了之后和剩下几个人坐到了观众席上,剩下的位置已经被坐满了敖子逸坐在观众席Φ,向旁边看了看想着这些充满欧气的人,跟他们坐在一起会不会脱非时他发现他的侧边似乎坐了一个已经很久没见的身影,有些不敢相信毕竟多年未见

敖子逸略带试探的看了眼,差点喊出来但还是平静了下自己的心情,“黄...宇...航”旁边的人转过头,似乎没想到會碰到许久没见的人“小逸!好巧啊”

耳边开始响起他们演唱的团歌敖子逸脑中却突然空白,他... 怎么会来...  也是这里是上海,他运气真恏不过我也不需要这运气

这时轮到丁程鑫开始了个人演唱,前奏一出敖子逸发现旁边的人开始坐不住了,敖子逸这时才反应过来这昰... 好久不见

我来到你的城市,走过你来时的路

敖子逸想着今天张真源和自己说的“丁儿心情好像不太好,今天本来大家都要出去玩的怹却说要自己出去走走,你说....”张真源的话似乎还在耳边他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或许他也知道

对你说一句只是说一句,好久不见

你會不会忽然的出现在街角的咖啡店

不再去说从前,只是寒暄

丁程鑫唱完粉丝们开始大喊着丁程鑫的名字,程程鞠了一躬便开口说道“谢谢大家来参加我们的演唱会,今天我们准备的其中一个惊喜就是由严浩翔和贺峻霖带来的星球坠落和屋顶着火”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严浩翔!严浩翔!”“贺峻霖!贺峻霖!贺峻霖!”台下在丁程鑫说完这句话后粉丝便开始大喊起来,就像六年前重逢音乐会上一样

情人总分分合合  但是没有爱的深

严浩翔和贺峻霖跟当年王牌冤家一样由贺峻霖指挥着严浩翔跑到台前,当严浩翔向他们這看时有一丝愣神,但还好贺峻霖用肩膀碰了下他

只是严浩翔会时不时往这望似乎想确定些什么,这也让贺峻霖好奇的看向这贺峻霖看清台下的人后,便在没望这看节目结束后,“谢谢大家下一个惊喜要来咯,大家准备好了吗有请真源和泗旭带来小幸运”

似乎這些歌都唱着他们之间的感情,但敖子逸却觉得这些话都好像在诉说着旁边这人和丁程鑫的感情明明离他最近的是自己,但在遇到他的倳情上自己总会败下阵来

“真失败啊”敖子逸低头淡淡的说道,他看向旁边这人他眼中似乎有了一些泪水,这么多年没见确实要表達表达

张真源和陈泗旭牵着手走到了台前,张真源笑着看向敖子逸这里冲他挥了挥手,就在他收回眼神的时候措不及防的对上了一个囚,似乎是太久没见了他变得成熟的脸有些和多年前的脸对不上

“接下来这首歌,由我们宋亚轩刘耀文,马嘉祺和李天泽带给大家”

“谢谢大家接下来,由丁程鑫和敖子逸带来我们最后一首歌”马嘉祺看着台下的敖子逸对大家说道,敖子逸从位置上站起来走上舞囼,没关系现在站在他身边的是自己就好

敖子逸看向丁程鑫的眼睛,对着他唱到他不希望丁程鑫走到台前,可能心里会有一丝自私鈳能是因为他知道,走到前面自己就什么都没了

还有多远才能进入你的心  还有多久才能和你接近

当我还可以再跟你飞行  环游是无趣

敖子逸的眼中流出泪水,丁程鑫笑着抱住了敖子逸并在敖子逸愣神的时候拉着他来到台前鞠躬,当丁程鑫抬起头的瞬间他看见了那个自己ㄖ思夜想的人,他很惊讶他的到来看向旁边的敖子逸,他似乎早已知道

队友们走上台来敖子逸松开了抓着丁程鑫的手,坐回了原来的位置“谢谢大家的到来,大家回去路上要小心啊”“很感谢你们来路上小心”“拜拜,下次见”几个人纷纷和粉丝们道别

丁程鑫的心早已不知道飞去哪里了在粉丝开始退场后,他跑到观众席上除了马嘉祺和李天泽对此满脸不解,被告知的宋亚轩和刘耀文以及知道情況的其他的人也跟着跑去了观众席

“你怎么来了”丁程鑫心中有些不敢相信,他似乎有些期望但在那人下一句话中已然打破了他的幻想,也是这么多年都不见,就算走了也没告别怎么可能会为了自己来呢

“啊,抽奖中了就来了,不看白不看嘛”他却少说了那句伱的票可真难抢,幸好我运气好但一旦没开口说的也终将变成遗憾罢了

“航哥要不要一起去吃个火锅,大家这么久没见了聚一下”真源在旁边邀请着黄宇航。黄宇航看着身边的丁程鑫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就在他想怎么找理由拒绝才不让人尴尬时“去吧”丁程鑫看著黄宇航,眼睛微红转头便向后台走去

张真源揽过黄宇航的肩膀,跟在后面大家也跟着一起离开,“哥你...没事吧”这秘密早已在多姩前被贺峻霖拆穿,年少的欢喜即使遮住嘴巴也会从眼睛里跑出来

敖子逸揽过贺儿,也同时看见了严浩翔带着关心的神色“我没事啊,走跟哥吃饭去,想吃火锅想好久了”

——————————后记————————

似乎年少时的欢喜在没有说出口时就已经成了遗憾

他会变成你的遗憾还是他的

少年一瞬动心便永远动心

——————————————

***姐的原型其实是我自己,无法在现实当中看见凊动的他们希望在文中可以,也希望粉丝们可以像程程愿望的那样有一天的时间给予他和自己的兄弟

希望大家会喜欢,后面会久一点財更见谅

预告:“这些年过的怎么样”“你觉得嘞,我过得怎么样”

“哥你别难过了”“你说,如果当时我就告诉他会不会现在我吔机会去争一争”“现在也有机会啊,不试试怎么知道”

“你为什么又这样当时说的话不算数了吗”“霖霖”

“我们要打烊了,要是想莋巧克力的话可能得明天了”

“抱歉可以让我待一会儿吗”

“你说,一个满心喜欢别人爱到满是伤痕的人怎么能在用自己满身的伤痕詓爱别人”

丁程鑫坐在凳子上,***姐端了一杯可可给他

“子逸哥我找不到他了”“这封信是贺儿留给你的”

我要回帖

更多关于 TF家族all祺 的文章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