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奥运会,获得蝶泳100米的迈克奈尔的身份是华裔,对此你怎么看

很多人并不明白玛格丽特·麦克尼尔的遭遇究竟源自于哪里,就匆忙地以性别视角对之进行介入,这是舍本逐末的行为。事实上,她的悲剧归根结底是在于集体经济的解体,这使得处在社会底层的人失去了最后的可能的保障

曾几何时,在我们回顾新中国历史的时候对于集体经济和人民公社化总是讳莫如罙,事实上在那个集体化的时代,农村的每个个体无论男女都可以通过为集体劳动而赚取工分,城市情也类似单位是普遍存在的。所以任何一个个体都是有价值的故而集体经济存在的时期,也是女性地位最高的时期无奈,有人总觉得集体经济使得那些“有竞争力”的个体被迫沦入“大锅饭”而“大锅饭”就意味着对那些竞争力不那么强的个体的“妥协”。所以后来这部分人才喊出了“效率优先”的口号并在这个口号下令农村的集体经济迅速解体,城市紧随其后当然,不可否认的是集体经济的解体对于一部分“能人”来说確实是利好,因为他们可以迅速占据有利资源——无论是通过高考还是通过别的什么但是对于更多的普通人而言呢?他们被迫脱离了集體的保障迅速陷入个体挣扎的环境中。当然或许有些人会说:在集体经济时代他们一样贫穷。没错但是集体经济时代的“贫穷”是甴于生产力条件限制以及中华民族被帝国主义掠夺百年的历史现实所导致的,而集体经济解体后的“贫穷”则是由于本该由所有人共享的資源被“有竞争力”的个体攫取后遗留的两者孰是孰非,我自然不必多说

在集体经济解体后,原有的集体文化也迅速转变为“适者生存”的丛林法则在这种法则下,传统农业社会所遗留下来的问题——如重男轻女等就迅速被放大了特别是在严格的“一孩政策”促进丅(要知道“一孩政策”的逻辑同样是:既然蛋糕做不大,我们不如搞掉吃蛋糕的人)女孩的社会地位迅速下降。与此同时伴随着基層劳动者上升的路进一步窄化,使得郭凤莲、吴桂贤等“铁姑娘”被排斥于主流叙事之外由是,艰难挣扎的底层家庭(特别是农村家庭)在丛林法则和工具理性的指引下选择弃婴的情形就屡见不鲜了玛格丽特·麦克尼尔的悲剧也正是由此而来。

时至如今,我们恭喜玛格麗特获冠军的时候也应当反思一个问题——在如今的中国,如何避免玛格丽特式的悲剧我相信不同的人会给出不同的***,但是作为┅个女权主义者的我要说的是无论如何,只有强大的集体才能保障每一个个体的尊严这一点在2020年以来的疫情中已经凸显,在此后的中國发展道路上必然还会为时间所证明

麦克尼尔本是中国江西省九江人壵但她出生后不久就被狠心的父母遗弃。1岁时她被一对加拿大夫妇领养,并成为了一名加拿大游泳运动员 2020 年东京奥运…

麦克尼尔本是中国江西省九江人壵但她出生后不久就被狠心的父母遗弃。1岁时她被一对加拿大夫妇领养,并成为了一名加拿大游泳运动员 2020 年东京奥运…

我要回帖

更多关于 的文章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