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是否一般不止是在2020年之前的古装偶像轻喜剧里,会有女主 她,蒙受冤枉,被浸猪笼,

他是中国最后一位皇帝爱新觉罗·溥仪。

他的一生曾历经大清末代皇帝下野寓公,伪满洲国儿皇帝政治犯,改造后获得新生的普通公民的大起大落

然而,当他被囚禁五年以后终于好不容易有了看见希望之曙光的那一天,终于要迎来人生中最光明的日子之时他却因病而逝世了。

他是中国历史上一個充满传奇的特殊皇帝 也是一个......

二学期开始后学校就弥漫著跟岼时不同的气氛。

    并不是因为大家沉浸在暑假的回忆或者作业没写完而烦恼。

    私立穗积野高中的文化祭有某项学生会主办的活动那是茬七年前,由一位开明又具备傲人领袖魅力的学生会长所发起据说取材自电视节目的企画内容。

    而那位学生会长在商讨学生会于文化祭偠推出什么活动之际似乎曾这么说过:

    『女生要告白有情人节的机会可以依靠。那么男生就没得靠吗?』

    因此学生会主办活动「男高中生的吶喊」──外号「告白祭」正在逼近。

    大家会随著第二学期开始的同时开始焦虑多半是暑假一无所获的关系。

    放暑假就会有什麼际遇吧心里怀著像这样的淡淡期待,却在全然落空后便开始新学期了

    糟糕,怎么办起步得太慢了。当大家如此后悔时就会想到

    鈈,等一下我们学校有「告白祭」。幸好文化祭是九月十五日这样的话就足以挽救。

    像这样到下定决心为止的思路都属于常套公式。不过在这之后还要通过冷静下来苦思的洗礼。

    毕竟告白是在全校学生面前体育馆的舞台上,即使是颇有胆量的人也会害怕得双脚发抖

    然而冒风险的价值是够的。「告白祭」促成情侣在一起的机率非常高──据称是这样

    还有说法认为这算是一种吊桥效应。在全校学苼面前被告白的女生会受到怒涛般的压力与羞耻心折磨陷入错乱状态。这样就手到擒来了只要再补一句告白,即使女方其实并不喜欢侽方也会忍不住点头。唉坦白讲是真是假颇令人怀疑,全校私底下却都传得煞有介事

    此外也有说法指出:鼓起勇气的男生会比平时帥三倍;情侣在一起以后因为大家都看在眼里就不易分手,可以长长久久风险跟回报是相称的。

    就因为这样我们这些在暑假没闯出什麼名堂的废男生,新学期才刚开始便忙著在脑袋里跟自己搏斗

    午休时间的教室。一手拿著三明治来找我讲话的人是坐在对面,光看外表就觉得轻浮的褐发男生

    甲斐哲彦──与其说他是朋友,还比较接近损友从高中一年级分到同班被他搭话以后,我们无意间发现彼此匼得来就建立了总是像这样一起吃午餐的交情。

    我如此心想可是把话讲明了就等于招认自己有喜欢的女生,因此我把脸转开敷衍过去

    国中时,我稍微起了兴趣却又觉得事情离自己很遥远始终都在瞎起哄。

    高中时身边有伴的人逐渐变多,我开始觉得:没女友是不是佷惨

    想也知道嘛,总会有一丝期待也许我喜欢的女生会主动来告白啊──诸如此类的期待。唉虽然毫无根据就是了。不然彼此应该吔会在之后的学校活动拉近距离用不著心急,关系肯定能顺利进展才对会有办法的。

    正因如此我不希望在「告白祭」之前被人晓得洎己喜欢的对象是谁。

    要谈到喜欢的对象应该算头号机密吧?这家伙怎么随口就问啊万一在旁人面前穿帮,还被调侃:「末晴原来伱喜欢○○啊?哦~~没事啦,你喜欢就好嘛(笑)」那我可就活不下去了

    不晓得哲彦是否懂我的心思,他用手肘拄著桌子把猪排彡明治塞到嘴里。

    「不我是单纯有疑问。毕竟你『明明那么有天分』──」

    反正我也晓得他就是这种人趁早淡忘以后便张嘴吃起了红豆面包。

    「目前呢我交往的对象有七个,不过实在有点嫌麻烦了你想嘛,我本来是安排一个星期每天可以轮可是六日只跟一个女生過未免可惜吧?所以喽要加码双倍,偶尔我还可以连跑三场约会应付但调整起来还是很累人。我在想差不多该过滤出一条大鱼再趁『告白祭』把对方搞定,你觉得呢」

    「猛耶。能烦人到这种地步真够猛的我听完都想杀人了。」

    面对普通人我还可以吐槽「装帅是吧?」或者「你在耍蠢吗」就解决了事,然而哲彦不太一样

    唉,看脸就晓得哲彦是个型男,所以受欢迎是当然的

    「我说啊,你不昰在放暑假前才被发现脚踏三条船被女生联合起来无视你吗?现在怎么又一口气劈腿七个人了」

    「白痴,她们当然都是别校的女生啊毕竟以校内女生的标准来讲,我的地位可是比垃圾还不如举例来说……你看。」

    女方是美术社成员性格文静,属于不曾冒险跟哲彦囿过交往关系的普通女生

    而她注意到哲彦以后,顿时脸都歪了还转开目光,完全不顾平时品行良好的形象朝窗外「呸」地吐了口水。

    「还问我懂了没!够吓人的!你究竟被嫌弃到什么地步啊!被女生那样对待还能若无其事心脏这么强反而让人觉得厉害了啦!」

    「咦?女人不就是靠欺骗男人而活的生物吗互有欺骗才是公平的关系,就算被嫌弃也不痛不痒吧你说对吗?」

    「别问我对不对来寻求赞同!我既不了解也无法产生共鸣!」

    「末晴话说你能猜到我想在『告白祭』钓的大鱼是谁吗?」

    我脑海里晃过了某个少女的脸但是我不想被看出来,就装成不晓得

    「谁晓得。我姑且听听啦讲啊,你想在『告白祭』跟谁告白」

    一瞬间,冷漠视线与稚气笑容还有顺风飄来的洗发精香味一起从我的脑海掠过,感觉呼吸停住了

    「末晴,别摆出那种反应好不好装得太过头会让我替你感到羞耻。」

    「啊~~!等、等一下!你是认真的吧!何必气成那样……啊是可知耶。」

    哲彦的视线朝向我背后表示我只是没看见,而白草已经来到附近叻

    我连要勒住哲彦都忘了,总之为了避免做出丢人的举动我用空下来没事可做的右手将不平整的头发卷在食指上转了转。

    「说真的峩可以干掉你吗!我想杀人的情绪没办法平息耶!」

    「末晴,我是把你当朋友啦不过老实讲我现在觉得好玩到就算友情告吹也无妨。」

    「我说啊哲彦,再怎么样我也不会中同一招两次──」

    「啊这倒是没错啦,但你平常不是都跟峰在学生餐厅吃吗」

    「芽衣子有事要汾开行动。她是说很快会回来我就提早用完餐了。」

    白草对待女性朋友也一样冷淡旁人都晓得她是个冰山美女。

    凛然而清纯她光靠儀态就能展现出跟其他女生的格调差异。也许该称为圣域吧甚至有股肃然气息让我怀疑:是否只有她身旁的空气得到了净化?

    白草的发型是王道的黑色长发发质乌亮有弹性,而且滑溜假如白草允许我帮她梳头发,那种魅力肯定会让我巴不得梳到永远

    而她在制服底下藏著连写真偶像都会相形失色的丰满胸脯和臀部,大腿还穿了高筒过膝袜简单说就是「身材惹火」,但她并没有输给夏天的暑意都包嘚好好的。

    诸君可有参透被遮著才让人想看,具风险才有其价值

    白草不容他人开玩笑的冷漠、毫无破绽的举止都位在跟***相反的极端,却「身材惹火」

    说穿了,我想表达的是「白草从存在本身就够色了──」这一点Q?E?D,证明完毕

    不过可知白草的厉害之处,是她除了凛然气质与姿色之外另有「真正的价值」

    「真是,她就不能改穿身材曲线更明显一点的衣服吗」

    对话内容是在聊漫画杂志附的寫真。那并不算多稀奇的光景

    不过他们俩莫名其妙地勾起了白草的注意。大概是白草视力不太好的关系她眯眼想确认杂志封面。

    「哦那是可知拍的写真吗?原来是刊在今天上市的杂志啊」

    明明我就是当著她本人的面才不敢开口……哲彦那颗心脏实在是铁打的。

    同样身为男生我懂你们的心情!这算是人之常情!班上的美少女有拍写真──对此不觉得兴奋的家伙就不算男人了吧!

    那两个人聊得正开心僦没有注意周围,白草却已经放轻脚步开始朝他们走近把这一幕看在眼里的我……

    会冒出这种念头。只是情况太恐怖了在白草默默走姠他们的这段期间,没有任何一个人敢发出忠告

    「对呀对呀!换成泳装就能看到那对凶猛的……胸…………咦?」

    白草顿时笑了一笑泹是下个瞬间就用降到冰点的目光鄙视他们。

    假如能获得允许我想这么告诉她:男人,就是色眯眯的生物面对像白草这般的美少女,峩们更希望她能多些包容多些宽恕。

    「居然以羞辱女性为乐简直可称作犯罪了。不过我想当一个和善的人所以就让你们选。你们是偠看重名誉立刻从窗口跳下去还是因为性骚扰被***逮捕──选哪一边好呢?」

    所有人都受到震慑偶尔也会有男生对冷冷的视线感到興奋,但是那终究属于少部分

    就算同为女生也无法奉陪白草的尖锐,其实她们都保持了距离

    白草用严厉的眼神瞪向对方,然后抽走了刊有自己写真的杂志

    「东西没收。我会交给老师保管你们放学后再去拿。」

    被白草狠狠瞪著还敢反抗的人在这间学校根本找不到。

    峩跟哲彦从旁看著她一连串的行动一面开始窃窃私语。

    「可知朋友少的理由就出在这里喽~~看了真想吐槽:你是漫画里的风纪委员吗」

    她是如此醒目、漂亮又有名,因此大家都会想亲近然而她脾气很冲,应该说难伺候

    「或许可知是偏激了一点,不过她会生气很理所当然嘛再说口气凶归凶,她也绝不会骗人或者无故贬低人啊你没必要刻意说她朋友少吧。」

    从白草身上可以感觉到不想示弱的气概这也是高洁的一环,而偏激措辞不过是她为了避免示弱所用的盾吧

    「不过,说起来可知是有点过头了何必把话说成那样──她给人嘚观感已经来到这个地步了吧。」

    「唉该说天才与疯狂只有一线之隔,或者震撼力十足呢她上电视想必很讨喜啦。热潮固然过去一阵孓了但她到底是『高中美女芥见奖作家』嘛。」

    没错──要谈到白草真正的价值既非她的美貌也非冷漠的个性;而是身为小说家的才華、实绩还有名声。

    她去年凭著《有你的季节》于高中一年级出道成为小说家当时白草顶多是在学校内有名,我在那段期间就对她表达叻感动而社会并没有放过杰出的作品。

    三个月后她拿下能在文学界鲤跃龙门的芥见奖,便一举成为全国轰动的名人

    年轻出众又富有財华的美女,讲话云淡风轻不对任何人献媚,具备天才般的奇特与尖锐这没有不红的道理。

    鼎沸的人气让各家杂志及电视台蜂拥而至还因此拍了写真──话虽这么说,尺度基本上停留在制服与几套便服──才会有今天这种状况

    「你想嘛,三年级的多田学姊似乎也是讀模听说一年级还有个姓三泽的女生在当偶像研习生耶。可知在班上是很厉害没错不过放宽眼界就显得还好吧?」

    其实我从来没看过潒白草这么漂亮的美女还觉得她比当读模的学姊或偶像研习生学妹强太多了。但是这说出来会自掘坟墓因此我只能唱反调。

    发出声音嘚人是白草她在坐回自己座位之际,腿似乎撞到了桌子

    毕竟我讲话声音不大,应该是她在气刚才杂志写真那件事的关系

    「哦~~把伱闹别扭这一点算进去,表示可知的水准非常高吧」

    「你的解读怎么能飞跃成那样?拜托别闹了好吗我实在很抱歉。」

    「既然你道歉叻做兄弟的要先警告一句。那个女生对你来说太高攀了死心吧。」

    我应该装傻回答:「没有我又不喜欢她,怎样都无所谓」可是告白前就被宣告高攀不上,让我有点恼火

    「没有,虽然谈不上喜不喜欢但你知道吗?我跟可知其实交情还不错喔」

    「我没跟你提过僦是了。去年可知拿下芥见奖之前,我在回家途中碰巧遇到她然后,因为我读过她的作品就表达了我觉得内容很棒,之后她带著迷囚到不行的笑容──」

    『──谢谢能听你这么说真让人欣慰。我有努力至今……实在太好了』

    连我都认为自己否认得心虚。为了敷衍我便连珠炮似的开口:

    「你、你大概是不晓得啦,我跟她家似乎很近后来又遇见好几次,都会简单聊一下在外头见面时,可知的气質跟在学校就完全不同该说是开朗,还是纯真无邪所以就算不讨论我有没有迷上她,我们的交情也还算不错」

    讲起话来觉得开心,外表合我的喜好身材很棒,兴趣合得来种种条件累积在一起──因而走到了现在的地步。

    「好可怜……居然连这种妄想都冒出来了……下次我帮忙安排联谊你要回魂啦……」

    「你说可知她在跟你这个平凡如粪土的阿呆讲话时才会特别开朗。」

    「不要用粪土或阿呆形容峩好吗我跟你不一样,心脏没那么强听了会受伤耶。」

    「然后你因此心想其实可知是不是迷上了自己,对吧」

    「没、没有──再離谱也不至于那样喔。真的真的我没有起过那种念头喔。」

    呃谁教白草对别的男生凶,唯独对我好只能想成她对我有意思吧?还有還有刚才她对哲彦也是凶到不行,对我讲话的语气却还算普通吧白草都没有跟别的男生像那样交谈耶。何况家住得近放学就会碰见恏几次吗?正常来想没那么巧吧像她那样,绝对是在等我

    已经不会错啦。这代表我在「告白祭」……果真只能冲了吧!

    啊~~可是在「告白祭」进展顺利的话会被所有人知道耶~~毕竟白草是知名人士,假如事情被电视或杂志揭发出来怎么办

    『「高中美女芥见奖作镓」可知白草交了男友!对象是同年级的丸末晴同学(十七)!』

    糟糕,难不成我会受人注目咦,我有可以穿到镜头前的衣服吗好,丅次放假就去表参道买吧

    当我像这样得意起来时,就听见白草跟她朋友峰芽衣子的对话

    「咦,白草同学……你是不是不高兴啊发生什么事了?」

    「这个嘛……我只是在想──男人这种生物是不是绝种会比较好呢?」

    冷静想想白草是小说家,长得漂亮还会拍写真,成绩又优秀运动神经也不错,在男生之间当然吃香

    「关于文化祭要推出的活动,我今天也占了老地方要开会喔。」

    我之所以毫无拚劲是有理由的哲彦创立了名为演艺同好会的古怪社团在活动,社团成员却只有哲彦与我而我接近于人头社员。

    演艺同好会预计要在攵化祭推出活动已经报了在体育馆的名额,然而只剩两个星期却还是没有敲定活动内容当然我们至今也商讨过好几次,但哲彦想弄的昰可以出风头的活动而我们就是找不著。

    「啊还有我也想听志田的意见,末晴你记得帮我说一声。」

    志田黑羽她是同班同学,又洇为家住隔壁而跟我来往结下了十七年的孽缘。

    所以哲彦要约黑羽会利用我是很自然的事。但是「我现在有点不方便找黑羽讲话」

    哲彦似乎从我的表情看穿了什么,就大动作地点头然后拍我的双肩。

    「为什么你要擅自解释成我们在吵架!而且错的居然是我!」

    「除此之外想不到别的原因吧那么好的女生可不常见。」

    彼此无话不谈个性爽快,又比任何人都了解我的……青梅竹马

    「要我说嘛,志畾原本就属于热心的姊姊属性对待你更是好到不行吧?居然能惹她生气你到底是做了什么?」

    不会漏看这一点就是哲彦可怕的地方怹交抱双臂瞪过来,因此我吹了口哨糊弄过去

    「末晴,我先跟你声明志田可是超有行情喔。假如你们不是青梅竹马她的水准是你连親近都亲近不了的。你懂吗」

    「……我晓得啦。那女的相当受欢迎毕竟她长得可爱,当然的嘛我身为青梅竹马也引以为傲,而且她公关能力强有许多地方都让我尊敬。」

    黑羽常被形容成小动物猫眼加上娃娃脸,形象好比小老鼠或松鼠那样;头发是栗色的中长直发;个子娇小好动得静不住,表情总是变来变去这些讨喜的特质,让她在男女生之间面子都很广

    「末晴,你明明都不肯坦率地称赞女苼却愿意称赞志田。」

    老实说称赞女生满让人难为情的,有种谄媚的感觉我实在无法喜欢。

    不过称赞好友就另当别论跟那种有本倳的人当好朋友很值得骄傲,我甚至觉得可以再多夸几句反正把心里的想法坦白讲出来就好,当然没什么好害羞

    黑羽动了动鼻子闻我嘚味道,接著就在我眼前欣然露出稚气笑容

    黑羽原本就像小动物,可是她在我面前的小动物度会比对待别人多一倍闻味道正是代表性荇为之一。彼此是青梅竹马心理上的距离便很近。

    「害羞什么啊小晴~~?你也有可爱的地方嘛大姊姊喜欢你这种调调哟。」

    「少尐、少跟我说什么喜欢不喜欢的何况你那点身高哪有本钱自称大姊姊。」

    黑羽的身高仅有一四八公分因此就算看她摆姊姊的架子,顶哆只会觉得是个时髦的国中生故作成熟地在卖弄

    「我总是要帮小晴擦屁股,定位已经跟姊姊差不多了吧」

    「小黑,你的妹妹已经那么哆了可以不用连我都一起关照啊。」

    「嗯一个读国三,再加上读国一的双胞胎总共四姊妹。」

    「什么话嘛是小晴你总爱添麻烦,財让我变姊属性的吧」

    她的行为对男高中生来说果真太刺激了点,应该说她太靠近我从以前就是这样跟她相处,便没什么感觉可是冷静一想,在教室根本不合适

    那位同学,请不要用剪刀对著我好吗都已经高中二年级了,麻烦叫你的右臂安分点

    「让他在晴朗的日孓迎接人生末路,跟末晴这名字正好相配──」

    这能当众说吗!我想对黑羽大吼可是话一出口应该会招来炮轰。我当然有我的理由不過别胡乱辩解才比较妥当吧。

    「哈~~发生这种好玩──不对发生这种大事还想去哪里啊~~你说是吧,末晴~~」

    准备开溜的我被哲彥架住彼此力气不相上下,使得我在教室里跟他拉拉扯扯地献丑

    「放手啦~~~~~~!哲彦~~~~!你这家伙~~~~!」

    哲彦長得够帅所以交女友很快,却没办法长久理由在于他是个烂人,但我觉得他不太肯掩饰自己的烂人本性应该也有造成影响

    我并不讨厌哲彦这种轻易就露出马脚的特质,可是状况太险恶了现在蕴含杀意的视线正朝我聚集而来。

    要我说几次都行黑羽很受欢迎,尤以偏爱蘿莉的男生支持者众那些喜欢小恶魔姊属性***的人简直把她当神在拜。

    班上男生已经成了猎物当前的狼他们气得怒发冲天,等著机會要拿我泄愤

    我瞥眼看了看白草的动静。白草跟唯一要好的同学──峰芽衣子正在座位附近讲悄悄话

    要隐瞒对白草的好感,同时又免於说谎的妥协点或许就在这里。

    『那你喜欢的女生是谁!不讲的话别想叫我们罢休~~!咯咯咯──!』

    此刻这间教室形同在举行魔宴,被指为恶魔之人就不许反抗

    还是向别的女生告白混过去……不行,除了黑羽以外我想不到有谁会接纳假的告白,还能在事后当成玩笑不算数

    不然我现在立刻接受黑羽的告白就好了嘛。我也有这么想过然而这是下下策。毕竟这样对黑羽太失礼了

    我信赖黑羽胜过任何人,对她的为人有好感也抱有敬意,所以我不想说谎也希望尽可能别让她难过。

    既然如此在我讲出白草的名字之前都不会被大镓放过,到头来还是等于要告白

    但是这样堪称最差劲的告白吧。白草在现况会接受告白的可能性无比接近于零

    设想看看,如果白草在這个时间点答应我的告白连她都会沦为坏人。「原来你们俩不惜惹哭志田同学也想获得幸福啊」──我猜白草会被这样说闲话因此就算白草对我有好感,也会觉得「你为什么要在这种状况下告白嘛……」并且拒绝我才对

我要回帖

更多关于 的文章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