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鬼鬼鬼死人蝎子?

  送走了裴茗之后,师青玄在风师殿内摩掌挲拳,兴奋得团团转。

  师青玄拿起桌案上一张写满字的宣纸,那是经过他深思熟虑,两人讨论了将近一个时辰,才定下来的方案。

  他就不信了,有裴茗助攻,他还拿不下明兄!

  师青玄走出风师殿,唤来了殿前服侍的小神官们:“来人!”

  “风师大人可有何吩咐?”

  小神官们本来在殿前立侍,一听师青玄传唤,连忙走了进来,毕恭毕敬地询问。

  毕竟是水横天的亲弟弟,不好得罪。

  师青玄随手点了一个看起来最是机灵的小神官:“你,给本风师下凡,去找凡间厨艺最好的掌勺大师傅。”

  “让他给本风师准备鲁菜、川菜、粤菜、苏菜、闽菜、浙菜、湘菜、徽菜,八大菜系全都给本风师上完。”

  “然后再去皇城那几间著名的酒楼,给本风师炒一本。”

  “之后再到城东著名的那间酒肆去,剑南春、茅台酒、西凤酒、董酒、竹叶青、汾酒,全部给买来一大坛子回来!”

  “记得,东西一定要在天黑之前准备好,然后带去倾酒台!”

  小神官被这长长的命(菜)令(单)给吓了一跳,愣了一会儿:“……啊?”

  不过他很快就回神,忙不迭应下:“好、好的。下官这就去,保证在天黑之前给风师大人带到。”

  师青玄点点头,之后又点了另一个办事一贯稳妥的小神官。

  “你,待会儿去库房,把风师殿积累的全部功德点算清楚,之后全装进乾坤袋,同样今晚之前给本风师办妥!”

  “谨遵风师大人之命。”

  师青玄又继续吩咐:“你,给本风师去找玫瑰、紫丁香、蔷薇、雏菊、百合这几种花,各来一大束!天黑之前送到倾酒台!”

  “记住,一定要最新鲜的,刚采摘的!”

  师青玄随手散了二十万功德给小神官们,语重心长地叮嘱他们:“速去速回。”

  二十万功德,超出了预算不止一点。

  小神官们领了功德,个个眉开眼笑,即刻便精神百倍地离开了风师殿,各司其职,如火如荼地下凡完成师青玄的命令去了。

  随着小神官们的离开,师青玄自己也跟着出了风师殿。

  临走前还千叮咛、万嘱咐守门的小神官们:“如果我哥来了,记得说本风师睡下了,千万别让他进来找本风师,知道没?”

  守门小神官乖巧地答应:“知道了!”

  师青玄这才满意地摇着扇子出了风师殿,大摇大摆地走在神武大街上,眉飞色舞、神采飞扬的模样,一看就是人逢喜事精神爽。

  想要成事,全靠今晚了!

  裴茗说过,表白场景要选好,才能让对方毕生难忘,留下一个美好的回忆,每让对方想起来,都觉得无人再能做得比你好。

  而且,表白场景不只需要浪漫,也需要包含深意,也就是代表场景在你心中的重要性。

  裴茗说了,只有这样才能更一步体现出表白对象在你心目中的重要性。

  听了裴茗的话,师青玄恍如醍醐灌顶一般茅塞顿开,顿时就不再纠结了,马上把地点敲定在倾酒台。

  倾酒台之所以能在这么多选择中脱颖而出,被师青玄选中,自然是因为它对师青玄来说,可谓意义非凡。

  那可是风师大人飞升的地点,他既然选在哪里,就代表他此后的风光都将与明兄共享。

  裴茗听了他的选择,也大赞一声好,断言凭借他做的准备,拿下地师仪,绰绰有余!

  师青玄敲定地点之后,就打算开始着手布置倾酒台了。

  毕竟这等关乎终生的头等大事,总不可能就靠那光秃秃的几座山峦来充数吧?

  虽说倾酒台地点不错,傍山倚水、山水秀丽,可是要浪漫,光靠那气势磅礴的山水瀑布有何用?

  裴茗再三和师青玄传教,说表白成功的五成成功率,都归于“浪漫”二字。

  师青玄不是很懂得裴茗话中的道理,但能成为情场老手,总有他的道理。

  一个恋爱菜鸡听情场老手的话,准没错!

  于是,师青玄便鬼鬼祟祟地躲着师无渡,到中天庭骗了几个和师无渡八杆子也打不着的小神官来倾酒台帮忙。

  等到了倾酒台,师青玄才语重心长地吩咐那些小神官们:“今日让尔等来,是想让你们助本风师办成一件小事。”

  “此事本风师不想让他人知道,还请尔等对外保密。至少也得等过了今天才可以说出去,尤其是对我哥和还有明……地师大人。”

  师青玄想了想,又补充说:“待此事办成,本风师定重重有赏!”

  风师大人出手大方,小神官们也断没有和功德作对的道理,齐齐回应:“知道了,风师大人!”

  小神官们兴致高昂,再三保证说,一定不会辜负风师大人的期望,能完美达成师青玄拟定下来的任务。

  看着小神官们兴致高涨的样子,师青玄接着散了几波功德,这才放心地把所有事情都扔给他们,愉快地做一回甩手掌柜了。

  想到今晚将要成了的好事,师青玄就是一阵神清气爽,在倾酒台附近溜达了好几圈,好不容易才冷静下来。

  师青玄过了兴奋劲之后,不经意抬头看了一眼西侧被天际线吞了大半的残阳,心下一惊。

  这么迟了呀,那他可得快点赶回去,免得迟到!那可就坏形象了!

  师青玄飞速赶回风师殿,为了表示对明兄的看重,特意舍去方便省事的清洁术,费时费力地沐浴一番。

  沐浴完之后,师青玄再翻到柜子,寻出了一件特别显得自己玉树临风的衣服换上。

  望着镜子里风度翩翩的才子,师青玄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要不是为了要给明兄留下一个美好的印象,师青玄说什么也不会舍弃最爱的女相,用回了本相。

  唉,都怪女相不受明兄爱戴,不然他定不会白白让风师女相失去出风头的如此好机会。

  不过师青玄倒没有一意孤行,毕竟今天能不能成事,全靠明兄一句话。

  可不能让女相女装给明兄留下心理阴影,继而拒绝了他。

  所以,就只能委屈一下自己咯。

  虽得裴茗力保,言明兄他一定对自己有意思,可师青玄还是觉得明兄没有弯成蚊香的嫌疑。

  万一明兄喜欢女的,那他化女相,其不投其所好?

  所以说,他到底要不要化女相啊?

  师青玄正疯狂地给自己找着化女相的借口。

  看着镜子里面如白玉的贵公子,师青玄不由一声叹,自己的风华绝代,还真是无人能及啊!

  罢了,本相便本相,就算是本相他也能扮得英俊潇洒,便听裴茗的话一回吧。

  这时,镜中突然映出了一个黑色的模糊倒影。

  来人看了师青玄一眼,赞道:“装扮不错。”

  能自由出入风师殿,还对师青玄的目的了如指掌的人屈指可数。

  不必多想,定是师青玄的感情军师,裴茗了。

  师青玄连忙起身,热情地招呼裴茗落座:“你怎么来了?”

  裴茗答:“还不是为了你?”

  裴茗的语气就像是在教育一个不省心的孩子:“你啊,不是叮嘱过你了,说此事定要悄悄地办,那地师仪才会有惊喜感。”

  “你怎么就把事情闹这么大了?现在差不多半个仙京的人都知道,风师青玄终于要向地师仪伸出魔爪了。”

  师青玄没来得及去理会裴茗话中不恰当的比喻,整个人便因为裴茗的话而紧张了起来:“啊?那我哥还有明兄知道吗?”

  裴茗拍拍师青玄的肩膀:“放心,还好我发现得早,帮你把事情给兜着,瞒到事成之后不是问题!”

  “也幸好你哥这一整天都在殿中打坐,没分出心思来听通灵,事情才没有穿帮……唔,地师仪那小子好像在睡觉,也没听通灵。”

  师青玄劫后余生般地拍了拍胸膛:“幸好、幸好……此事还多谢裴将军帮我兜住,不然计划肯定告吹了。”

  裴茗摆摆手:“客气什么?你要真感谢我,拜堂成亲的时候,酒钱就不要算我的了。”

  师青玄脸上一红,显然没把事情想得这么长远,但心中却还是在隐隐期待那天的到来。

  师青玄嘴上胡乱开着空头承诺:“肯定的,到时候定封裴将军一封大利市,感谢裴将军替青玄做了这个媒!”

  裴茗“哈哈”大笑了几声,之后说:“那我便静候佳音,等数月后你兑现诺言!我有事就先走了,预祝你成功!”

  师青玄站起来送裴茗离开:“裴将军慢走。”

  亲自送裴茗离开了风师殿,师青玄又回去整理了一番仪容。

  再三确定仪态风姿不乱之后,师青玄抬眸看了一眼只剩晚霞余辉的天际,迅速出了风师殿。

  师青玄打了个响指唤来一朵云彩,跃上去之后熟练地驾起云彩,往倾酒台的飘方向去了。

  明仪双眼微阖,单手撑着脑袋,慵懒地半躺在床榻上,另一只手无意识地把玩着一支琉璃簪子。

  偶尔明仪睁眼,看了一眼那在阳光照射下熠熠生辉,通体流转着光华的簪子。

  明仪的嘴角微微弯起,在脑海中绘起了一面白面公子头戴簪子,笑着叫他“明兄”的场景。

  师青玄啊师青玄,若不是你,该有多好。

  这时,门外突然传来一阵低弱的呼唤:“地师大人。”

  明仪连忙把心思收敛起来,并把簪子收进衣襟:“进来。”

  殿前服侍的小神官毕恭毕敬地走了进来:“地师大人,风师大人邀您到倾酒台一叙。”

  明仪单手撑着床沿,借力慢悠悠地坐了起来。

  明仪把手搭在扶臂上,压住扶臂搁放着的一件,绣有水波暗纹的黑色披风。

  那是他进雾狱森林时,借给师青玄的那件披风。从森林里出来之后,师青玄便把它还给他。

  明仪挥退了小神官:“知道了,出去吧。”

  明仪端详了那件沾满风沙的披风许久,最终还是把它扔回了床上,重新在衣柜层层叠叠的女装里翻了一件崭新的披风。

  明仪一边系着披风的带子,一边打开地师殿常年画着缩地千里的大门,顷刻间便来到了倾酒台。

  倾酒台,是师青玄飞升的地方。

  师青玄这是打算做什么?

  安插的那五十多个□□至少有一半被师青玄喊去布置倾酒台,想也知道大概是为了干嘛。

  明仪眼睫低垂,藏住了眸子深处的情绪翻涌。

  师青玄,我并非不愿答应你,而是不能。

  可是,师青玄,你又让如何拒绝你?

  已至夜幕,可四周却仍旧一片明亮,犹如白昼一般。

  柔和的光芒倾泻在四周,散发着丝丝光亮的深海鲛珠摆放在地面上,延绵了一条明亮堂皇的道路,照亮了本来笼罩在黑夜下的倾酒台。

  倾酒台筑于半山,四周的亭台楼阁此起彼伏地延绵,在朦胧的光芒下展示着自己的宏伟。

  站在这里,就好似穿过了数百年时光的隔阂,一眼便看见百年前的寒露前夜,一个敏璃少年郎坐在高台上,一边喝着酒,一边伴着天劫飞升的畅意之景。

  可又有几人知,那一夜,诞生的不仅是四名景之一的少君倾酒,亦是四大害之一黑水沉舟的衍生。

  又有几人知,就在倾酒台的几里外,山脚下的一个小村落,有个人背负着满心的仇恨死去。

  更无多少人知,他们的命格,本来是相反的。

  师青玄走的是他的康庄大道,贺玄走的是师青玄布满荆棘的道路。

  本该属于自己的大道被换走,他该怪谁?

  没那个实力,被人抢走命格,这是他自己无能;那等他有了实力之后,就莫要怪多年后前来复仇的他了。

  明仪在心中长长叹了一口气,平复心情,望向那一条被花瓣铺满的道路。

  明仪弯下腰,拈起一片花瓣,放到眼前端详。

  花瓣上洒满露水,芬芳馥郁,看来是刚刚摘下的。

  爽朗欢快的笑声从身后传来,不必回头,明仪也知道来人是谁。

  明仪手上一松,花瓣随之跌落。

  明仪抬起眼帘,便看见师青玄站在他的面前,笑意盈盈,手上捧着一大束的花卉。

  师青玄握着花束的手很紧,有些紧张,鲛珠的光芒衬得他本来就灿烂的笑容更璀璨。

  师青玄双手把花束递给明仪:“明兄,送你!”

  闻言,明仪眼眸深处掠过一抹淡淡的、纯粹的、不包含任何其他情绪的笑意。

  在黑暗里打滚挣扎摸索的人,也很渴望一段感情,单纯的、不包含任何杂质的纯粹感情。

  在师青玄身上都能看到,并且不吝啬施舍给他的感情。

  竟同时间造就了黑水沉舟和少君倾酒,注定他们之间是一场孽缘。

  明仪单手接过花束,手指不经意碰到了师青玄手上的细腻绵密。

  明仪把花束拿到面前轻轻地闻了闻,淡雅的香味迷人顷刻间便扑鼻而来。

  师青玄见明仪接过了花束,兴奋地凑到明仪身边,试探地问:“明兄,你答应了?”

  明仪一向无波无澜的面容携带上了几丝笑容,融化了本来坚硬的菱角。    
  明仪把手伸进衣襟,掏出了那支琉璃簪子,以一种漫不经心的态度,斜斜插在了师青玄的玉冠上。

  这段情之中,他能给他的,只有这么多了。

  再多的,他给不了了。

  他给的是百年友谊的真心,亦是这一段亦幻亦真之情的朦胧心动。

  师青玄亮而大的眼眸闪满希翼的目光,有些不敢置信。

  师青玄伸手摸了摸头顶上带着的簪子,终是不舍得戴在头上招摇过市,怕磕了碰了,打碎了这么好看的一支簪子。

  更何况,这还是明兄第一次送给她的定情信物呢!

  这么想着,师青玄便将簪子收进衣襟,小心地贴肉藏好,不确定地问:“明兄,你这是……答应了?”

  都互赠定情信物,肯定是答应了吧?

  师青玄知明仪一向是个口是心非的人,很少会说出什么山盟海誓,也没有强求。

  见明仪沉默不语,师青玄便知道他已经得到想要的回应,心满意足地拉着明仪走进倾酒台。

  没事,现在明兄嘴上不肯承认,等他放出了后边的大招之后,肯定会回应他一句他想要的***。

  倾酒台内摆满了许多香味诱人的精致美食,都盛在琉璃盏内,上边还冒着袅袅热气。

  桌案摆满了整个倾酒台,食物的香味相交,散发出了一股令人馋涎欲滴的食物香气。

  师青玄在明仪走都明仪身旁,邀功的意味藏在眸子深处:“明兄,你看!不错吧?”

  裴茗说,要打动人,就要从个人喜好下手。

  如果那个人本身不热衷浪漫,为人实际,那边不必在浪漫一行多费心思,做足场面便好,真正的大招还是要对症下药。

  师青玄太了解明仪了,知道明仪他什么都能拒绝,唯独不能拒绝吃的:“明兄,你要是吃了,就等于答应我了哦!”

  明兄要是能忍着不吃,他师青玄三个字就倒过来写!

  深怕诱惑不够,师青玄又指了指桌子旁摆着的十几坛酒缸子:“上等琼浆玉液!我差人到凡间买的!”

  连他看了也眼馋,就准备和明兄月下共饮美酒!

  裴茗建议说,当一个人喝醉了,便是最好说话的时候。

  不仅能酒后吐真言,互相诉说心事,更一步了解对方,而且还能趁势发展一下那不可描述的后续。

  虽然师青玄目前还没有这个打算,但裴茗说了,对明仪这种老古板来说,如果夺了人家清白,肯定会良心过意不去。

  到时候再一哭二闹三上吊,他没辙之下,也只能被他提着去和他小舅子见面了。

  心中小算盘打得正开心,师青玄脑中一道灵光闪过,一拍额头,懊恼自己差点忘记了头等大事。

  师青玄连忙从兜里掏出十几个乾坤袋,献宝似的捧到明仪面前:“我的压岁钱,还有全部的零花钱都在里面了!”

  这下,诚意足够了吧?

  裴茗还说,很多情感上的稳定都是建立在功德上的,对于地师这种小门小户来说,只要功德管够,其他的一切都好说。

  虽然师青玄对此不赞同,言明兄不是这样能为钱所动的人!

  但裴茗坚信,只要你把你的全部身家交出去,他拿了,就等于把整个你揣在了兜了。

  那他既然把你揣在了兜里,那总得对你负责。

  师青玄一听,拍手叫好,计划通啊!

  找裴茗来做助攻,真的是他做过最正确不过的决定了。

  师青玄的眼中写满期待:“明兄,怎么还不拿啊?”

  明仪垂下眼帘,藏起了眸中深处难以理喻的情绪,平稳的声线有些波动:“你自己先收起来吧,我带你去个地方。”

  是啊,面对这样一个人,怎么可能不动心呢?

  就好像在黑漆的泥潭里围困许久的人,看到了他人生中那唯一一抹的光亮。

  也是把他推进深渊的光亮。

  他终究还是,心软了啊。

  师青玄诧异不已:“明兄,你不先吃些东西再去吗?我好不容易才布置的这一美景!”

  花前月下,良辰美景可以辜负。可佳人在前,你要辜负了,那还是男人吗?

  失策了,早知道就把裴茗一起带过来。

  这下明兄到底要去哪里?气氛很难营造的懂不懂?

  啥地方不能等到正事做完之后再去?

  明仪摇摇头,头一次拒绝了美食的诱惑:“不了,这就走,我怕我反悔。”

  为什么偏偏是他呢?

  有时候,命运真的很会作弄人。

  你苦苦追求的光,同时也是害你万劫不复的罪恶根源。

  师青玄不解,但还是顺从了明仪的意思:“明兄,你到底要去哪里啊?”

  看明兄的样子,应该是被他打动了七八成吧?

  那在这种关键时刻,到底要干嘛?

  是带他去见他和他初恋情人、白月光的初识之地,和他诉衷一下他对他白月光、初恋情人的感情,顺道祭奠一下她?

  糟,忘了明兄还有个未过门的未婚妻!

  不会就是去她坟头聊心事吧?

  万一是真的,这可咋办?

  唉,罢了罢了,去就去吧!

  况且,明兄他的未婚妻都死了几百年了,再怎么着,人死还能复生?

  他就不信了,他一个活人,还斗不过一个死人!

  况且,这再怎么说也是明兄的一段往事,他若有心和明兄继续发展下去,那不管好坏、喜不喜欢,明仪的往事总得了解一下。

  不过,明兄以前倒很少和他聊起什么往事,这回是,心门真的被他打开了?

  明仪蹲下身,在地面默默地画着缩地千里:“去博古镇,给你看段表演。”

  可是这关口,到底什么表演这么刺激,能让明兄舍弃下大好时光,带他去看戏?

  师青玄对于新奇的东西总是特别感兴趣:“那是什么,我没听说过?”

  明仪解释:“一种特殊流派,民间用来庆祝节日的游艺,也可以是用来纪念某人,博古镇办血社火的目的就属于后者。”

  我的故事,也是时候给你知道了,师青玄。

  “那处的血社火颇有名气,每年每逢寒露前夜,都有不少外地人慕名而来,想要开开眼界,长长见识。”

  师青玄心中了然,用来纪念某人的表演,大概是为了纪念明兄他的白月光的吧。

  师青玄听了听,觉得不对,又问:“血社火只在寒露前夜演出?”

  “那今天既没有演出,我们还看什么?”

  明仪运筹帷幕,信心满满道:“我自有办法。”

  师青玄,我等不到寒露前夜了。

  再等下去,怕是留给你的只有分道扬镳。

  缩地千里一开,师青玄和明仪便被传送到了一个朴素热闹的小镇子。

  明仪对这边的地形熟悉,带着师青玄左拐右拐,经过了好几条街道,最终拉着师青玄进了一间酒楼,和掌柜要了个最大的包厢。

  师青玄被明兄牵着手走进了包厢,在包厢里转了两圈,没看出什么门道:“明兄,你说的血社火呢?”

  看来明兄对这里地形很熟悉啊,应该在这里住过很长一段时间。

  这里离倾酒台倒是不远,既然是明兄曾经居住的地方,以后可以来这里转转。

  等酒楼伙计上了酒,明仪才唤师青玄来到自己身旁坐下。

  明仪说:“现成的看不到,我给你看往年的表演,不过只是幻象。”

  师青玄古怪地问:“往年的表演怎么看?”

  师青玄乖乖照办:“哦。”

  明仪用手轻轻盖住了师青玄的双目,掌心微凉。

  明仪和他挨得很近,身上常年弥漫着的海洋气息把师青玄整个人包围了起来。

  “我给你传幻象。”

  轻轻的嗓音在耳边拂过,师青玄点点头,同意了明仪的提议。

  明兄的心思真是如海底针一般,摸不透、捞不着。

  千里迢迢特意带他博古镇,就只是来看幻象。

  到底是什么东西让明兄这么执着啊?

  幻象虚空,双目本来应该看到的一片黑暗不知何时多了几分光亮。

  师青玄好似隐约听到了人群骚动,有人嚷道:“让开让开!戏班子要过来了!胆小的小孩女人都后退,别勉强自己啊!”

  迷雾漫起,师青玄的双眼渐渐看到了景物。

  同样的酒楼,可是却隐隐有些不一样了。

  人热闹了点,方才他进来的时候也没有看到酒楼旁边有这一张酒桌,而且酒楼前的那一排小栅栏也不见了。

  师青玄左右打量,什么门道也没看出来,四周人声鼎沸,周边挤满了人。

  虽此处并非明兄主场,估计找完整个村子也不见半间地师庙。

  但凡间嘛,毕竟是神官们的地盘。只要向人海撒网,所有路人的眼睛都可以为神官所用!

  所以,明兄这次大概是借了不知道哪位过客的眼睛吧。

  远处传来一阵喧哗,师青玄顺着声音望过去,便看到了一条长长的表演队伍,在乐器吹弹敲打的伴奏下徐徐前行。

  队伍里的人都化着浓烈的妆,远远望去,整张脸红白相间,煞是恐怖。

  而且他们且身穿当地特色的表演服装,怎么说呢,那衣服的特色,还真是一言难尽。

  不过,这并不是重点。


作者有话要说:近来可能会断更一两三天,各位亲们不要心慌,作者没有弃坑,只是写到双方摊牌说清楚了,我觉得有点难写,不敢发出来,想先琢磨琢磨,等改好了才一次过发。
提个醒,本文自下章开始转双视觉~
写到这里,还能得到亲们的支持,我很开心,我以为本书没读者呢~
转折会从这里开始,双玄结局欢喜的关键大概就在这几章,接下来就比较紧张了,放心,不会虐的,保证所有人都欢欢喜喜,作者会尽最大的力量保所有人的好结局!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我要回帖

更多关于 吴映洁为什么叫鬼鬼 的文章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