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小说《大佬的撒娇精太甜了怎么办 》TXT下载

  蒋俊看到陆承安打来的***,脸上表情说不出的精彩,他没想到阮软竟然真的去告状了,她平时不都是不屑和他陆哥说话,怎么这会儿就因为自己多说了几句,就跟他陆哥告状了。

  陆承安的声音听不出喜怒:“她怎么回事?”

  阮软能够知道自己住在哪里,陆承安第一个就想到了蒋俊,阮软连他都不待见,怎么会待见他身边的人,唯一一个和阮软有些接触的就是蒋俊了。

  蒋俊讪讪的:“我微信上和她说了几句话,然后她和我要了你的地址。”

  陆承安皱着眉:“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关你什么事?”

  想必蒋俊肯定没说什么好话,陆承安声音冷硬:“和她道歉。”

  陆承安点了根烟在椅子上坐下,他几乎一夜未眠,阮软过来一共和她说了四句话,单独叫了他一次名字,六十三个字,好像单曲循环一样在他耳边响了一整个晚上。

  昨天她还让蚊子咬了,回去大概要不高兴了。

  天还没亮,陆承安去了附近的小卖部,一伸手把货架上的蚊香拿了一大半,还有驱蚊喷雾和花露水拿了三四瓶,结了帐以后提着塑料回去。

  小卖部的店主四处瞅了瞅:“是不是最近这里蚊子多啊,要不要在多进一些蚊香还有驱蚊喷雾啊?”

  陆承安在院子里面驱蚊,他觉得自己在发疯,他不会真以为阮软说要和他复合就是要和他复合吧,她多厌恶自己陆承安知道。

  阮软怎么也想不通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对陆承安,因为晚上睡不着所以一直是睡到了中午才起来的,起来以后拿着手机,就看到了蒋俊发过来的消息。

  【蒋俊:你牛批!】

  【蒋俊:对不起。】

  消息阮软不知道怎么回,也就没回,可是阮软看着蒋俊发过来的消息,才反应过来,她现在没有陆承安的联系方式,她不知道陆承安的***,也不知道陆承安的微信。

  阮软知道陆承安肯定不愿意和自己复合,但是昨天她说了,在她这里,她就是和陆承安复合的关系,陆承安不愿意,她就认真好好对他,一直到他愿意为止。

  【阮软:你能不能把陆承安的***号码还有微信给我。】

  看着阮软发过来的消息,蒋俊差点被气疯了,这位大***连他陆哥的***和微信都给删除拉黑找不到了吧。

  随便吧,想告状就告状吧,反正她都告状一次了,也知道他陆哥住在哪里了,他就不告诉她!

  蒋俊不回复消息,阮软虽然有些失落,但是很快就调整好了情绪。

  张向过来的时候,发现阮软竟然脸上都起了个痘,他们两个人一个口腔溃疡一个上火起痘,张向跟着更上火了,但是就算在上火,工作还是要继续的。

  张向把行程表给了阮软,阮软才知道自己还有工作,要去其他市录制一个网络晚会,晚会录制结束了,阮软还要去参加一个小品牌的代言活动,如果顺利的话,大概需要三天左右的时间。

  这会儿阮软还在想着和陆承安要联系方式的事情,拿着行程表有些为难:“张哥,我能不能去办一件重要的事情,再回来。”

  张向看了一下自己的手表:“只有一个小时的时间够不够?”

  原本这一个小时,还是张向留给阮软吃午饭,和收拾打扮的。

  昨天阮软去了陆承安的住处,来回路程就要一个半小时左右,还是在不堵车的情况,如果堵车至少要两个小时左右,显然张向说的一个小时时间不够。

  阮软有些失望的点了点头:“不用了,我们一会直接去工作吧。”

  阮软乖乖的收拾东西,其实这也算是给阮阮一个逃避空间了,她也不知道在面对着陆承安的时候,要怎么和陆承安要***号码,她和陆承安要***号码,这部就代表着告诉陆承安,自己有多狠的心,当初是想要和他没有半点联系的。

  张向在一旁拿着手机:“行,我知道了,一会我把地址发给你,你把邀请函直接邮寄到公司就可以了。”

  阮软动作一顿,跑回了房间。

  在阮软的要求下,他们提前四十多分钟出发,出发的时候,阮软除了拿了一个粉色装着换洗衣服的箱子,还拿了一个粉色的信封,纤细的手指紧紧的捏着信封,张向去帮她拿箱子的时候她直接就松手了,信却紧紧的握在手里面,不忘告诉张向一会自己要去寄一封信。

  张向神色古怪:“寄信?你写的信。”

  阮软捏着信:“嗯。”

  寄信这种事情张向都多少年没干过了,网络发达的时代,好像大家都会选择手机联系,至于信他倒是多少年也没收到了,最多就是收到一些邀请函之类的,不过还是用快递邮寄的,阮软的隐私张向没有过多的过问,毕竟她这几年,好像世界就有一个强取豪夺占有欲强的吓人的陆承安,还有一个心底的白月光林津风,现在她也需要自己的隐私。

  到了邮局,阮软买了邮票,认认真真的把邮票贴在了信封上面,然后站在微风里面把这封信给投进了寄信桶里面。

  其实给陆承安看邮信也好,至少阮软不用在见到陆承安之前紧张,还要想象无数次,要怎么和陆承安说要他联系方式。

  阮软看着湛蓝的天空声音又低又认真:“希望,他可以原谅我。”

  晚上陆承安回到胡同的时候不仅天都没黑,甚至太阳还高高的挂在天上,他站在胡同里面一侧的墙边点了根烟,不知道站了多久,最后目光阴沉的嗤笑了一声,回去了。

  信件邮寄本埠的次日就可以到,邮递员骑着电动车负责任的在送信,到了陆承安这里的时候因为没有收信箱,他站在外面敲了敲门,很快被吵醒的陆承安一开门,就看到了站在门外的邮递员。

  “你好,你是叫陆承安吧,这是你的信,不过这里没有信桶,所以打扰你了。”

  粉色的信封上面邮寄人写着阮软,收信人写着陆承安,陆承安拿着薄薄的一封信,一直到邮递员继续去给下一家送东西的时候,这才回去。

  信封是被阮软用胶水粘上的,陆承安坐在椅子上拿着工具慢条斯理的把信封拆开,粉色的信封外观一起点都没损害,如果在粘上,几乎会像一份没有拆开过的信封。

  陆承安,你可以不可以把你的***给我。

  信里面除了写这句话,后面还写了阮软的地址***,她的字写的工整,好像是一笔一划写出来的,看着这封信陆承安就气笑了。

  拿出手机,陆承安想都不想就输入了一个烂熟于心的***号码,他输入完以后,手机屏幕上显示出了陆承安对这个***号码的备注,我的宝贝四个字。

  阮软在后台做完了造型在等待着录制节目的时候,拿着手机发呆,陆承安这个时候应该已经收到了她写的信了,那一封信阮软写的很简单,没有为了自己辩解,把陆承安的联系方式删除,没有要在文字上在提醒一遍陆承安。

  手机铃声响起,一个陌生的***号码打进来,阮软下意识的接听了***。

  ***那边的男人说:“陆承安。”

  阮软没想到事情竟然如此顺利:“哦,好的!”

  简单的通话,挂断***以后阮软拿着手机把陆承安的***在通讯录里面存了下来,要输入备注的时候,阮软输入的是陆承安,随后她又把陆承安几个字给删除,认认真真在上面打下了男朋友几个字。

  陆承安的手机号搜索不到微信号,阮软也没有强求,能够要到一个手机号就很好了,她可以和陆承安发短信。

  很快到阮软彩排了,虽然阮软参加的这档网络晚会是录播,但是也是需要彩排的,歌曲阮软早就在昨天全部练熟了,她也是简简单单的唱一首歌,一共也就三分钟的时间,中间也不会有多余的介绍,彩排完了一遍阮软回去。

  在后台的一个工作人员,看着眼睛亮晶晶的,她问:“你也是林津风的粉丝么?”

  对于林津风这个名字,阮软还是有印象的,是从张向那里听说的,阮软已经大概捋清楚他们之间的关系了,每次想到它们之间的关系,阮软就有一种真的对不起陆承安的感觉。

  她和陆承安交往期间,为了陆承安的钱,但是心里还惦记着自己的白月光林津风,等到她男朋友陆承安破产以后,她甩了陆承安,想要继续追求林津风,还想要和林津风出现在同一个剧组,但是林津风厌恶她,所以试镜成功了以后,林津风又把她从剧组里面踢出去了。

  阮软摇了摇头:“不是。”

  看着阮软的身影,工作人员不解:“但是这首歌是林津风唱给粉丝的歌啊。”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我要回帖

更多关于 大佬甜死人啦 的文章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