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者仁心丁院长死了哪一集电视剧中医院开会是在第几集

之前看完了医者仁心,感觉还不错,现在不知道该看什么了,求好心人推荐在我选择等待的日子里,即使青春耗尽也没有关系。

电视剧《促醒者》更新时间(什么时候更新)?

2022年11月02日在北京卫视上线播出

电视剧《促醒者》演员表:

电视剧《促醒者》剧情简介:

《促醒者》这是一部都市医疗题材剧,主要是讲述了第九医院的神经内科主任丁学坤意外身亡,远在瑞典留学的精英西医儿子丁远志与多年在外的中医学徒韩西林回到九院,共同调查死因真相的故事。第九医院的神经内科主任丁学坤意外身亡,远在瑞典留学的精英西医儿子丁远志与多年在外的中医儿徒韩西林回到九院,共同调查死因真相的故事为主线,全面呈现老中青三代医护工作者“医者仁心”的精神风貌,及薪火相传中医药文化、中西医结合创新诊疗的过程中所经历的坚守与成长。

年过半百的中医翁泉海怎么也想不到,他来到上海行医没多久,竟然遭受牢狱之灾。

事情源于一个秋雨绵绵的傍晚。翁泉海在自己的诊所给最后一名患者诊过病,正准备关,一个穿着考究的男人急匆匆闯进来,喘着气说:“翁大夫,我叫秦伯山,我弟病危,特请您前去诊治。”

翁泉海客气地说:“秦先生,实在对不起,我刚到上海,现在只坐诊不 出诊。

秦伯山央求道:“翁大夫,我知道您是江苏孟河来的名医,也知道您刚来上海不久,更知道你们孟河医派医规甚严。可是救人如救火,我弟弟要是能来,我也不会劳您大驾,他病得着实太重了,求您救救他啊!”他双膝跪倒,给翁泉海磕头。

翁泉海急忙伸手拉秦伯山,可是,秦伯山就是不起来,哀求说:“您要是不去,我就跪死在您面前!”

翁泉海无奈,只好跟着秦伯山前去诊病。走进秦府,深宅大院,显得豪华气派。秦伯山引着翁泉海走进秦仲山的寝室,屋里弥漫着药味儿和不详的气息。翁泉海在床前坐定,隔着幔帐给秦仲山切脉。秦仲山紧紧抓住翁泉海的手说:“我有的是钱,只求这条命。如果你能治好我的病,我绝不亏待你。”翁泉海神情凝重,没有言语。

翁泉海诊过病来到客厅,对秦伯山和秦仲山的妻子说:“恕我直言。病人脉若游丝,似豆转脉中,舌苔全无;面色萎黄,形体瘦弱,寒热往来,气弱难续,已病入膏肓,恐难支撑数日。早做准备吧。”

秦伯山恳求道:“翁大夫,求您再想想办法,我们不怕花钱。”翁泉海摇摇头说:“银子金贵,可碰上命了,就如尘土一般,我实在无回天之术。”

翁泉海走到口,秦伯山一把拉住翁泉海的胳膊说:“翁大夫,您既然来了,不能就这样走了啊,求您开个方子吧,也算给病人一点安慰。”翁泉海站住想了想,沉吟道:“可以开个安慰方,但是我有话在先,用我的方子,不可同时用其他的方子。切记!”

然而,秦仲山当晚服了翁泉海开的药,天还没亮竟然死了!秦伯山、秦仲山兄弟俩感情深厚,弟弟死了,秦伯山悲恸欲绝。他认定弟弟是被翁泉海害死的,他要告倒翁泉海,不让他再害人。

秦伯山不心疼钱,不怕花银子,他一纸诉状,将翁泉海告上了法庭。这真是飞来横祸,翁泉海心想,难怪自己那些天右眼皮老是跳呢。秦仲山虽病入膏肓,但也不至于吃了他开的药当晚就一命呜呼,这里面一定有蹊跷。事已至此,只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被告人翁泉海涉嫌医疗事故一案开庭了。检察官和辩护律师针尖对麦芒针锋相对展开激辩。检察官的称,死者姓秦名仲山,一年前病重,请数名大夫诊治,病情不见好转。九天前,秦仲山之兄秦伯山请被告翁泉海诊治,秦仲山服用被告翁泉海的药,当夜毙命。所以说翁泉海开具的药方可能与秦仲山死亡有关。

辩护律师认为,检察官说被告翁泉海开具的药方可能与秦仲山死亡有关系,但法庭上要以事实为根据,不应该出现“可能”两个字。

检察官解释说,我们接到此案后,请上海中医学会对被告翁泉海开具的药方进行了鉴定,此药方并不致命,但是秦仲山确实是吃了被告翁泉海的药后当夜死亡,所以说这两者之间可能有因果关系。另外,被告翁泉海曾说过,秦仲山会数日之后死亡。检察官问翁泉海说这样的话,是诊断失误还是口误。翁泉海回答,诊断无误,也无口误。

检察官抓住这一点进行推论,被告翁泉海作为孟河名医,成名已久,他的专业性毋庸置疑,所以他的处方应该是准确的。可患者秦仲山当夜亡故,除了因服用他的药物所致,还有可能是他诊断失误,从而导致用药失误!目前,秦仲山已经死亡,诊断是否失误,无从考证,但诊断失误必会导致用药失误,即使药方不致命,可药不对症,也有可能致人死亡!

律师辩称,检察官的存在疑义,其推论也不能成立。因为既然上海中医学会对被告翁泉海开具的药方进行了鉴定,此药方并不致命,充分说明用药无误。秦仲山死亡必另有原因,跟被告翁泉海无关。此案存在诸多疑点,应该等调查清楚后再进行庭审。

法官认为律师的话有道理,便宣布休庭。

翁泉海暂时被拘押,偏巧他父亲带着葆秀和孙女翁晓嵘、翁晓杰来上海投亲,闻此噩耗,顿时就蒙了。安排好俩孙女,翁父和葆秀到看守所探望翁泉海。二人来到到牢外朝里面望去,见翁泉海正在给人犯切脉。

看守喊:“翁泉海,你家人来看你了。”翁泉海望着父亲一愣:“爸,请您 稍等。

他给人犯切过脉才起身走到牢前问,“爸,您怎么来了?”

翁父说:“我带着葆秀和俩孙女来看你啊,你怎么就摊上官司了?”翁泉海说:“爸,儿子谨遵医道,诊断准确,铭记‘十八反’‘十九畏’,处方合理干净,心里敞亮!此事定会水落石出,请您放心。”

听儿子言之凿凿,翁父心里有了底,感觉踏实了不少。

回到翁泉海诊所后院,葆秀急忙做饭,她手脚麻利,不一会儿,几个菜上了桌。可是,翁晓嵘、翁晓杰都不动筷子。葆秀催姐妹俩赶紧吃饭,不然就凉了。晓嵘、晓杰都说吃不进去。

翁父说:“吃不进去也得吃,人靠一口气顶着,这口气是吃出来的!不管碰上什么难事,人都得站着,要是饿倒了饿病了,那就真被难住了,吃!”他拿起筷子大口吃起来。葆秀忙着给姐妹俩夹菜。

28岁的葆秀是老姑娘了,她模样俏丽,心灵手巧,勤快能干,这么大了不是嫁不出去,而是等着她的心上人翁泉海。翁泉海的结发妻子七年前去世,女儿晓嵘、晓杰还小,多亏葆秀悉心照料。葆秀内心把晓嵘、晓杰当成自己的女儿。现在,晓嵘已经16岁,晓杰也14岁了,可葆秀还把她俩当小闺女宠着、疼爱着。

饭后不久姐妹俩睡了,葆秀坐在旁边守着,怕进蚊子,不让开窗。她还说:“风为百病之长,无孔不入,《内经·风论》中提到,‘风者,善行而数变’;《内经·灵枢》中说‘圣人避风,如避矢石焉’,就是说人躲避贼风应该像躲避箭矢一样谨慎……”翁晓杰笑道:“秀姨,您又给我们上课了。”

葆秀拉上窗帘欲走,一阵嗡嗡嗡的蚊子声传来,她到处找蚊子。直到在自己胳膊上一巴掌拍死个蚊子,她才安心走出去,关上房。

葆秀来到堂屋外,见翁父坐在那里抽着烟袋锅,她走到近前说:“伯父,时辰不早了,您早些睡吧。”翁父愁眉紧锁说:“葆秀啊,我得还我儿子一个公道去,烦劳你照看好我那两个孙女。”

葆秀深情道:“伯父您这说的是哪里话,我爸临走的时候,把我托付给您,这些年,您对我照顾如亲生女儿,我早把您当成自己的父亲,把晓嵘和晓杰当成自己的孩子,翁家的事就是我的事!既然官司还没了结,那就是还有疑义,咱们再等一等吧。”

葆秀安慰翁父说再等一等,可她自己却一刻也不想等,决心要探出事情的缘由,还翁泉海一个公道。她要先从死者秦仲山家下手。早晨,翁晓嵘发现秀姨不在家里,就急忙去告诉爷爷。翁父也不知道葆秀去哪里了,两女孩子急得抹眼泪。翁父安慰俩孙女不必着急,葆秀那么大个人,不会跑丢,一定有重要的事要办,办完事她就会回来。

这会儿,头发蓬松、衣服破旧的葆秀正在秦仲山家外站定。女用人刚打开,葆秀就上前打招呼:“阿姨早,我看您这气色不大好,是不是刚刚病 愈啊?

女用人看着葆秀问:“你怎么知道?”

葆秀说:“您面色苍白如纸,这是病后气血亏虚啊,另外,您是不是四肢冰冷,全身乏力?”女用人忙问:“这是什么病?”

葆秀微笑道:“这是脾胃虚弱,运化失常,气血生化无源。我给您个调理的方子,您可以试试。这方子我用过,挺不错的。”女用人笑着说:“那敢情好啊,看病得花钱,这就省了。”

葆秀求道:“好心的阿姨,您给我弄点吃的好吗?”女用人抿嘴说:“小事一桩,等着。”不一会儿,女用人拿来干粮,还有一碗水。

葆秀吃着干粮问:“阿姨,这户人家得了什么病啊?”女用人说:“命都没了,还管得什么病干什么!”葆秀笑着说:“我要是赶上就好了,说不定我能 治呢!

女用人撇嘴:“你别吹牛,我家老爷有的是钱,上海滩有名的大夫寻了个遍,泼出去的银子海了去了,可到底还是没治好。”葆秀央求道:“阿姨,我是远道来的,初到上海滩,两眼一抹黑,求您给我指条路,能吃饱饭就行。我们也算有缘分,求您好人做到底,帮帮忙,我不忘大恩!”

女用人想了想说:“我家老爷刚去世,家里乱糟糟的,正好缺人手,我帮你问问。”过了一会儿,女用人笑嘻嘻地出来说:“好事让你摊上了,我家太太叫你。”

葆秀跟着女用人来到秦府大堂,秦仲山的妻子上下打量着葆秀,好一阵子才说:“我家也就是临时缺把手,又看你可怜,要不,你跨不过秦家这一尺三寸高的槛子。听说你懂点医术?看来还是个灵巧人儿,那你给我看看吧。”葆秀忙摆手说:“太太,我怎么敢给您看呢,您还是找大夫吧。”

秦妻气哼哼地说:“找什么大夫,一个个张嘴华佗再世,闭嘴扁鹊重生,面儿上看都是满肚子学问,可一旦伸上手,草包肚子就露出来了,全是钱的。来,给我捏捏膀子。”葆秀忙走上前,不轻不重地给秦妻***肩膀。

秦妻继续说:“我家老爷为了治病,请了多少有名的大夫,宁雪堂的吴雪初啊,堂医馆的赵闵堂啊,还有泉海堂的翁泉海!花了多少银子啊,可到头来人还是死了。都是废物啊!”秦妻活动着膀子,“舒坦!果然有两下子,从今往后,我这膀子归你了。”

葆秀在秦家安顿好之后,怕家里人挂念,就瞅个机会悄悄回来,把去秦仲山家打探的事告诉翁父。

翁父埋怨说:“孩子,这么大的事,你怎么不提前跟我打声招呼呢?叫人多担心!”葆秀安慰道:“伯父您尽管放心,我心里有底。您年纪大了,这些事得我们小辈来办,您就省省心吧。”

翁父望着葆秀感叹说:“孩子,这些年你对翁家尽心尽力,对两个孩子就像她们亲妈一样。眼下,泉海碰上了要命的官司,你又不畏艰难……”

葆秀打断道:“伯父,您不要再说了,如果当初没有您收留,我就会像一根草在风中飘着,能不能落地都两说,翁家的大恩,我一辈子都报答不了。这次我打探到那秦家请了不少大夫看病,事情到底出在哪儿,我一定要弄个水落石出!”


我要回帖

更多关于 医者仁心丁院长死了哪一集 的文章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