答复下这问题叶清露是露正规笔画的吗?管用吗?


“父亲,您现在知道,悠儿之前说的话都不是假的吧?”叶清悠却在这个时候趁机挑拨,“大姐姐她根本不在乎我们这些家人,她不高兴了可以对付我,现在连哥哥的生死都置之不理,她根本没有把父亲放在眼里。”

“是啊,老爷,展平是我们的儿子,再过不久就要参加秋闱考试了,如果万一出了什么状况,怎么对得起老爷的一番苦心?”赵姨娘也哭诉道,“大***若是有什么不满意的,尽管冲着妾身来,妾身什么都能承受,但是妾身不希望展平有什么意外啊。”

“你放心,我自然会给你一个公道。”叶长风说着,然后看着叶汐和叶灵,说道,“她不出来,可以,你们两个是定国公府的丫鬟,我想我这个定国公,还是有权利决定你们的生死吧?”

叶汐和叶灵互相对视一眼,并不在乎叶长风的话,她们的主子只有叶清冉一个,就算是死,也要将叶清冉的话执行到底。更何况,她们相信叶清冉,不会让她们有任何意外的。

叶长风见这招不管用,便直接开口吩咐着:“来人呐,把叶汐和叶灵这两个丫头拉出去杖毙!”

很快,就有两个婆子从外面走进来,一左一右地拉着叶灵和叶汐,想要往外面去。

可是,叶汐和叶灵也是会些功夫的,就算那些婆子粗壮有力,可是也比不过叶灵她们用巧劲,让这两个婆子无能为力。

“拉下去!像这样大逆不道的奴才,我定国公府不需要!”叶长风怒喝着,心中的怒气似乎已经攀升到一定的顶点。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道温柔而清脆的声音响彻在厅中,叶清冉穿好衣服,收拾停当从里面走了出来:“都住手!我露落居的奴才,我需要就行了,还轮不到别人做主!”

叶长风一听,狠狠地盯着叶清冉,说道:“逆女!难道你露落居就不属于定国公府了吗?”

“父亲,这大清早的您不去上早朝,来这里做什么?”叶清冉看了看外面的天色,此时应该是上早朝的时间,“再晚些,可就来不及了,当心皇上治你个大不敬之罪。”

“不需要你操心,我自然会对皇上禀明原因。”叶长风说道,“你说,昨天夜里你到底去干什么了?”

“无可奉告。”叶清冉冷冷的说着这四个字,然后将叶汐和叶灵从那两个婆子手中拉出来,护在身后,脸上的神情十分冷然。

“你别以为你不说,我就不知道了。”叶长风说道,“阿木已经说过,你昨天在一家客栈里杀人放火,还抓了人,这也就算了,你居然对你自己兄长的遇险置之不理!”

“父亲,阿木有没有跟你说过,我抓到人是谁啊?”叶清冉完全不想跟叶长风谈论叶展平的事情,因为她笃定叶展平不会有事,那两个人还想用叶展平换欧敬怀,可是她却又不能不跟叶长风解释。

叶长风看了旁边的阿木一眼,心中疑惑,这阿木好像的确没有说,叶清冉到底抓的什么人。

阿木虽然也是昨天半夜回来的,但是那个时候太晚了,很多人都睡了,而且守门的人也打盹,他根本敲不开门,就只能在门口过了一夜,直到今天叶长风要出门上早朝,才被发现的。

事情已经过了半夜了,阿木昨天被吓得,本来就有些不明所以,所以在回禀的时候自然也就有所错漏。

看到叶长风的眼神望过来,阿木这才努力回想,然后说道:“启禀老爷,奴才昨夜好像听大***说……抓的那个人,是朔风国的,好像叫什么欧将军!”

“欧敬怀?”叶长风身居高位,对朔风国的敌军首领自然不会陌生,听阿木这么一说,自然就联想到了这个人的名字。

“对,就是欧敬怀!我听大***就是这么说的!”阿木点头说着。

此时,叶长风不说话了,他看着叶清冉,目光中似乎透着一丝难以琢磨的神色,就好像已经看不懂这个女儿到底想要做什么了。

“父亲,现在还要责问冉儿吗?”叶清冉见状,便冷冷一笑,如此说道,“若是不想问责了,那么请恕冉儿无礼,回去补眠了。至于昨夜事情的具体经过,若是父亲不相信冉儿的说辞,可以去问问翊王爷。”

“我们走。”叶长风听到叶清冉这么说,便直接转身,离开了露落居,而赵姨娘和叶清悠却是一头雾水,不知道为什么叶长风忽然就走了。

“父亲,您不是说要替哥哥来讨个说法吗?不是说要想办法救哥哥吗?为什么现在又什么都不管了?”叶清悠跟在后面,问着。

可是,却并没有得到叶长风的回答,他匆匆离开府中,去上早朝了。

如果昨夜叶清冉抓的人真的是欧敬怀,那么今天早朝,皇上一定会提及此事,他必须去弄清楚到底怎么回事。还有叶清冉提到翊王爷,这跟翊王爷又有什么关系?

眼看着叶长风离开,赵姨娘和叶清悠都停住脚步,两人对视了一眼,心中暗恨。

“娘,这叶清冉一定是故意的!她向来看不惯我们,一定是想借此机会害死哥哥!”叶清悠说道,“我去找她算账!”

说完这话,叶清悠就转身朝着露落居走去,可是却被赵姨娘很快叫住:“站住!你又忘了自己先前说过的话了?小不忍则乱大谋,你这么跑过去,吃亏的肯定还是你。”

“可是,就放任哥哥不管吗?”叶清悠说道,“要知道,这次哥哥可是要参加秋闱的,如果秋闱考试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就能在朝中谋个一官半职,对咱们也有极大的好处啊。”

“可是你父亲都没说什么,说明这件事情不简单。”赵姨娘劝道,“咱们这个家里,到底还是要依靠你父亲,等你父亲下了早朝,再看看怎么说吧。”

叶清悠听了这话,虽然很不甘心,但是却忍下了心中的怨气,狠狠地瞪了露落居一眼,跟着赵姨娘回墨韵斋了。

而此时,因为时间太早,老夫人和其他的人都还没起身,就连叶清冉也在叶长风他们离开之后,重新睡下了,她有预感,这件事情还没完,只要叶展平一天没回家,她就必须时刻保持足够的精神,来应对这一家老小的刁难和找茬。

一个混乱的早晨过去,叶长风心中的疑惑也在早朝上得到了***。

皇上果然提起昨天夜里抓了一个朔风国潜入日曜国京城的细作,然后让萧天翊讲讲事情的经过。

萧天翊知道,他不能太过暴露叶清冉的能力和才华,但是却又不能埋没她,所以就当着所有满朝文武的面,将事情的经过七分真三分假地说了一遍。

他告诉众人,他从北方回来的原因是因为接到消息有细作潜伏在日曜国京城,而细细调查之下,便锁定了如归客栈。只是这细作的身份神秘,为了不打草惊蛇,所以萧天翊不能出面,只能请人帮忙。

帮忙的人选,便是定国公府的大***叶清冉。她女扮男装入住客栈,找出潜藏在里面的细作,还抓捕了一条大鱼,虽然烧了客栈,但是并没有一个人伤亡,无关人等全部安全,虽然跑了两个小虾米,但是抓到了欧敬怀这样一个大人物。

听了萧天翊的话,朝臣有些震惊,毕竟之前宫宴上,叶清冉的表现就知道她是个不俗的女子,没想到她居然如此有勇有谋,小小年纪便为日曜国立了大功。

“叶卿家,你家的这个女儿,当真是巾帼不让须眉啊。”皇上听了萧天翊的话,如此夸赞着,“其实朕昨天夜里就知道这个消息了,今日早朝,朕就是要让大家都知道,对叶清冉,朕重重有赏。”

“多谢皇上。”叶长风听到皇上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夸赞叶清冉,便也觉得十分有面子。

毕竟叶清冉现在年纪不大,就算有什么能力和功绩,朝臣们也只会觉得是他教导有方,这对他来说也是一份荣耀。

“罗松,你去定国公府传旨,让叶清冉进宫一趟,朕想见见她。”皇上转身对身边的罗松说着。

罗公公立即领旨,朝着定国公府而去了,早朝散了,皇上让萧天翊跟他去御书房,其他的朝臣和皇子都走出大殿,纷纷拥着叶长风,向他道贺:

“定国公家的千金真是不一般呐,可见定国公实在是教导有方。”

“上次宫宴上看到叶大***,便觉得与众不同,定国公如此优秀的女儿,将来肯定前途不可限量。”

“诸位太抬举小女了,能够为朝廷出一份力,那是她的荣耀,担不起这么多的夸赞。”叶长风拱手对众人说道,“时间不早了,皇上宣召小女,请恕我不能多留,还得回去给她讲讲规矩,免得她在御前失仪啊。”

说完这番话,叶长风就跟众人告辞,转身走了,他得在叶清冉进宫之前,跟她好好谈一谈,虽然抓到了欧敬怀是一件荣耀无双的事情,但是叶展平还在对方的人手中,不可能弃之不顾。

叶长风出宫的时候,正好追上了先一步离开大殿的罗公公,两个人便结伴同行,到了定国公府。

“定国公,这就劳烦您把叶***叫出来,咱家好宣旨呢。”罗公公对叶长风说道。

“还请罗公公稍后片刻,容我跟小女谈谈,不管怎么样,入宫面圣该有的规矩,总是要给她讲清楚的。”叶长风说着,然后吩咐府中的下人带罗公公去厅中坐着,又上了好茶,这才朝着露落居而去。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我要回帖

更多关于 如露有注册码 的文章

 

随机推荐